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官方日常👏
逼死同人系列,我珍的💓了

好的,我现在单方面宣布以后我就是霸道总裁 @茶紅與鬆餅 的人了

rps双饼组要一直坚守Dylmas的阵地

【Dylmas】第一百二十三次Thomas想到了分手

※520节日贺文❤️送给和这个节日同样巨无敌甜的 @茶紅與鬆餅

※即使是夏天,也想要Dylmas黏糊糊的谈恋爱呀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当夜晚的风不再凉爽,超市里买的冰淇淋总是在出冰柜后的五分钟之内融化成黏糊糊的糖液时,Thomas知道,讨厌的夏天又来临了。


        在一个人讨厌一件事,或者是一种季节时,总是能在一瞬间列出无数种论据对其进行补充说明。Thomas自然也不例外,他能够轻而易举的列出一张长长的——论夏天是如何惹人厌烦的——理由清单。


        比如说,燥热的天气使人困倦和懒惰,他不得不像绝大多数世人一样被困在空调与冰饮铸造的夏季特定牢笼中,又比如说,他最喜欢的机车在夏季也无法提起他的兴趣——没有人会喜欢在粘稠的热风中奔驰,那种感觉一点都不酷。


        而在这张清单中,对于Thomas来说里面最大的论据便是他的男朋友Dylan。


        夏天时的Dylan格外的令人讨厌。


        Thomas讨厌Dylan在盛夏的夜晚依旧如往常一样,手脚并用的将自己圈在怀里,这使得Thomas的整个背部加腿弯处都热得直冒汗。


        讨厌Dylan总是在两人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喜欢与他十指相扣。因为Dylan的手掌温度,那真的灼热的惊人,这个特征在冬天牵手时的确让人觉得十分温暖又甜蜜,但放在夏天,那闷出的手汗只会让Thomas觉得烦躁。


        Thomas也讨厌他毛发过为茂盛的手臂和下巴,甚至是接吻时鼻子呼吸间喷洒出的热气。


        每到此时,想要分手的念头就会悄悄的从Thomas的脑海中冒出来,张牙舞爪的占据他的眼底与四肢,使Thomas不由自主的从眼睛中嫌弃他,从肢体接触上抗拒他。


        还有就是现在这种时候,在午饭后的消食时光心血来潮,拖着他一起去离家最近的游泳馆游泳。


        啊,真烦。


        Thomas眯着眼睛看着蔚蓝色的泳池,池水上方似乎有着被晒到蒸腾升起的水雾,即使躺在遮阳伞下,Thomas依旧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蒸笼中的鹌鹑,Dylan为他涂上的防晒霜像是粘稠的卤汁,混合着泳池特有的消毒水味,有种难以言喻的恶心。


        果然还是分手吧。


        ——哗啦啦——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三个夏天,Thomas第一百二十三次想到了分手。


        ——哗啦啦、哗啦啦——


        Dylan猛地从水中钻了出来,大颗大颗的水珠从发梢,从眼睫处滚落,他攀着泳池的边缘咧着嘴微笑的看过来,湿漉漉的眼眸像清泉边浸泡的柔光水亮的鹅卵石,笑纹处的水珠和他身边的水波一起在阳光下潋滟粼粼。


        Thomas几乎就在下一秒开始愧疚,为他想要分手的念头。


        Thomas走了过去,将自己暴晒在烈日之下,火烧火燎的光线让他有一种即将会蒸发的错觉。


        他蹲在Dylan面前伸手拨了拨那头湿漉漉的黑发,就这么一会,发梢就已经稍稍半干了。


        “所以我真的很讨厌夏天。”Thomas突然自言自语的冒出来一句,为那张长长的讨厌夏天的理由清单盖棺定论。


        “为什么?”Dylan有些奇怪。


        “或许是因为我爱你。”Thomas俯身在Dylan的唇上落下一吻,水珠在温热的唇齿间碾碎开。


        ——而夏天总是不能让我好好吻你。





        Dylan却与Thomas相反,他热爱着夏天,爱泳池与海洋,爱黄昏时鲜花和树叶被炙日晒过的味道。


        爱Thomas不得不穿上舒适宽容的家居裤时,露出的小腿和脚踝,爱Thomas不得不出门时,额间冒出的细汗和脸颊处的红晕。


        Thomas的体温总是比他低上一些,睡觉的时候搂住他,软软凉凉的皮肤和细瘦契合的身躯能胜过这世界上最舒适的抱枕。


        他知道Thomas在夏天不愿意碰他,Thomas嫌弃他的体温过于炽热,可他就是爱看Thomas与他一起看电影时,明明很讨厌与他十指相扣,却默默的一句话不说隐忍乖顺的样子,粘腻的手汗确实很难受,可Thomas生闷气时呼吸急促的鼻翼真的过分可爱。


        他也知道Thomas并不是对他感到了厌烦,只是相较于其他的三个季节来说,夏季时的Thomas的爱意会隐藏的更深。


        不过好在,秋天快来了。







        ——END——

求求漫威做个人吧😊

【Thomewt】失去你,拥有你

※Thomas/Newt,斜线有意义

※灵魂伴侣梗,BE预警

※速码,OOC我的大大大大大锅。



        “哧——”锐物刺进肉体的声音微弱而短暂,让人只需一个晃神就可以忽略掉。


        先前似乎已经失去理智的冲进怀中的那人有一瞬间的僵硬,Thomas下意识的搂住那人下滑的身躯,竟发现自己从未如此深刻的去感知周围的一切。


        空气中扬起的灰尘颗粒混杂着淡淡的腥味,令人感到胸闷气短,远处的枪击声和嘶吼都慢慢淡出了耳廓,而搁放在Thomas肩膀处的那头金发正散发着天然皂角的清苦味,Thomas轻轻吸了一口气,胸前瞬间被浸湿的衣衫粘黏在了皮肤上。


        ——而在那之间还有什么硬物正硌着,使他们无法完全相拥。


        Thomas有片刻的失神,他几乎是依靠本能伸出了手掌,探向胸前,滑腻的液体沾满了掌心,Thomas讨厌这种滑腻腻的触感,可以说是厌恶至极,他就因为这个该死的——而不是浑身控制不住的颤动——握不紧Newt冰凉的手,和手下那把硌人的匕首。


        他只能搂紧了Newt的肩膀,细瘦的骨感的,能恰好契合于他的手臂长度。


        “……Tommy……”


        Thomas看向怀中人的脸庞,他的瞳孔在病毒的侵袭下放大溃散,原本白皙精致的面孔上布满暴起狰狞的血管,他的嘴角溢出大块的污血和涎液,即便如此,那声“Tommy”依旧温柔的不可思议。


        像层层乌云堆积后的月光。


        右手小臂处如刀刻的疼痛不断敲击着痛觉神经,终是引起了Thomas的注意,他看见属于Newt的血液像河流的分支在上面蜿蜒而过,划拉出一片皮开肉绽般的血色印记。


        一笔一划,勾勒出一个笔风锋锐的名字——Newt。


        那是属于他的灵魂伴侣的印记,却在这个时候才出现,Thomas怔怔的看着那个名字,它像一根艳色荆棘扎在他的皮肉间,却在瞬间褪色变为灰白。


        Thomas这才反应过来的将Newt紧紧缠绕在右手小臂的绷带拆开,在那狰狞流脓的伤口之下,灰白色的Thomas或隐或现。


        月光在Thomas怀里熄灭,残留的余烬将他灼伤。


        Thomas失去了Newt,在他终于拥有了灵魂伴侣之前。




        —END—

【Dylmas】Rolling  Tobacco


看了涤纶苏爆了的扭胯花絮的5000+一时冲动的产物,本来打算四月一发,结果拖到了现在才写完_(:з」∠)_就祝大家五一快乐啦

由于我只会写前戏和调情,所以正戏真的写的很垃圾也很没有逻辑…斗胆艾特一下 @茶紅與鬆餅 ,四月一号发的预告到了十几号妹子还能记得真的是太感动了呜呜呜,终于产出来了,虽然有点烂尾,但希望你能喜欢

※排雷:蹦迪一夜情,有详细的性爱描写,OOC我的大大大大大大锅



(一)


        灌下杯中最后一口啤酒,Thomas有些无聊的舔去嘴唇上的那一圈啤酒沫,从口袋中掏出了烟卷,目光在厚重的橡木制的酒桌,以及来来往往的服务员手中盛放在托盘上的一杯杯颜色漂亮的鸡尾酒上无目标的流离。


        舞台上,主唱正伴随着激烈的鼓点与电音用力的嘶吼着一切都是狗屎,在他的脚下是来自舞池中无数双举起的手,在空气中徒劳的抓挠,试图去触碰他的裤脚。


        昏暗迷离的灯光虚化了人们扭曲尖叫着的面容,姑娘们化着千篇一律的烟熏妆,锋利镶满水钻的高跟鞋随着舞曲节奏有力的跳起又坠下,这对那些有意识上来接近,渴望来一场暧昧艳遇的青春期男孩们无亚于是一场酷刑。


        耳边是Kaya毫无节制的大笑声,Dexter正在努力尝试完成他的惩罚,可无论如何,他的舌头也不能与他的鼻尖相接触,Kaya显然被这一幕逗的乐不可支,她原本想去啜饮杯中的玛格丽特酒,却大笑着咬掉了杯沿上装饰用的樱桃。


        “你能相信吗?”Kaya一手捂住笑疼了的肚子,一手搭在Thomas的肩膀上,“Dexter的两只眼睛用力的简直要越过鼻梁重合在一起了——”


        Thomas挥手拒绝了酒保想为他再续一杯的好意,这是个很酷的酒吧,从装潢设计到冰凉畅快的啤酒,可他今天真的没什么心情,从坐到这里的第一刻,他以为自己能够嗨起来,到事实上他只不过是懒洋洋的喝了两杯啤酒,抽了三支烟,玩了不知道是十几轮还是二十几轮的对他而言无聊透了的酒吧游戏。


        而且今晚的主唱真的是太吵了,不是说他唱的不够好,但真的不是Thomas喜欢的风格,就在他正准备向好友们提出自己可能要先走的意图时,Kaya突然兴奋的拍了拍他的肩。


        “——哇哦,快看,那个男人可真辣。”


        Thomas漫不经心的顺着Kaya的手指望去,率先撞入眼眸的便是一截正在随着鼓点灵活扭动的腰肢,它被裹在一层布料单薄的白色T恤里,随着主人的偶尔间抬手,便会不经意的露出一截蜜糖色有着漂亮肌理的腰线,饱满流畅的肱二头肌将袖口撑开,还有伴随呼吸高低起伏的胸膛,接着Thomas才移动视线看清那人的脸。


        说是看清,其实也不过只有半张线条明朗的侧脸,剪得短短的类似于寸头的清爽发型,挺翘可爱的鼻尖,还有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深邃的眼窝和圆润的喉结,他似乎十分享受,略有些紧身的牛仔裤堪堪卡在了他的胯骨之上,随着扭动,肌肉纹理间若隐若现的阴影顺着胯骨蜿蜒向下,没入牛仔裤中。


        Thomas无法将视线离开那人的腰胯,他甚至不能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能将一个普普通通的扭胯做的如此性感,Kaya说的没错,他真是辣爆了。



❤️❤️❤️你们懂得❤️❤️❤️

点我激情蹦迪(不是)

【Thomewt】Thomas与他的Newt小鸟


※愚人节节日贺文(?)

※一个突如其来的小脑洞,速写,小小指甲刀预警

※OOC我的大大大大大锅。


(一)

        避风港飞来了一只小雏鸟,它羽翼未丰,浑身都是细小蓬松的灰色绒毛。

        它在跌跌撞撞飞进避风港的第一刻,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娇啼,然后便滚入了Thomas脚边的一个泥坑里。

        Thomas将它捡起来洗净,用风筒吹干,小鸟安静的窝在他的手掌中,它与避风港中其他灰扑扑的鸟类不同,它的头顶有一小撮嫩黄色的羽毛,乌溜溜的眼睛一瞬不瞬乖巧的看着他。

        Thomas决定养它,他给它取名为Newt。



(二)

        Newt是只亲近人的小鸟,它谁都不怕,在碰到Minho和Frypan时,它还会愉悦的在他们的手指上轻轻一啄表达自己的善意。而每每看到Thomas的时候,便喜欢用头钻进Thomas的手掌,直到Thomas无奈的将手摊开好让它舒适的窝在那。

        Newt脆弱温热的身体小小一团的缩在那,清晰有力的心跳震的Thomas手心发麻,Thomas伸出食指从Newt头顶的那搓黄毛往下捋,Newt啼叫一声,转头啄了啄Thomas的手指。

        Thomas感觉自己捧着的其实是一个鲜活的心脏,它是那么的生机勃勃,灵动可人。

        Thomas在小鸟的头上落下一吻。

        “你好,Newt。”

        小鸟回应式的叫了一声,眸子里全是氤氲天真。

        “留在我身边。”

        “啾!”



(三)

        雏鸟总会成长,时光终将一去不返。

        Newt嫩黄色的喙变得深灰尖锐,身上那层柔软的绒毛也很快蜕变成坚硬油亮的翎羽。它越来越喜欢飞行,Thomas的手掌也渐渐握不住他的Newt。

        它生来属于天空,它飞的越来越高也越来越远,直到有一天,Newt头上的黄毛也已经完全的转化为深褐色纹路,它转头看了Thomas一眼,尖啸一声飞上了高空。

        Thomas看着它最终化作天边的小黑点,意识到它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四)

        

        Thomas留不住他的小鸟。

        正如一开始他留不住Newt。

        

        —END—

【Dylmas】Ten Kisses(下)


※严重私设,Dylmas从大学开始便是好友设定的温馨小甜饼,OOC我的大大大大大锅。

※双向暗恋使我快乐。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写了九个吻,还有两个凑到了一起,其实我真的考虑过要不要把标题改成八个吻的(X




Five and Six.



        “我送你回去。”Dylan从Thomas身后快步赶上,不顾好友们暧昧的起哄,抢先一步上前拉开了Taxi的车门,这个动作看上去正好将Thomas半圈在了自己的怀中。


        “我没有喝醉。”Thomas一回头便看到Dylan放大的脸,吓了一跳后不由紧张的舔了舔嘴唇,这一普通平常的动作在Dylan眼中看上去却充满了挑逗性,都是那个该死的吻导致的——他已经无法忍受再以朋友的身份陪伴在Thomas的身边。


       “你今天喝了不少。”Dylan岔开了回答,有些答非所问。Thomas对上他的双眼,突然明白了Dylan的意思,他忍不住又舔了舔嘴唇——的确,他们是需要好好谈谈,没有其它闲杂人等的,开诚布公的谈谈各自从那个吻中得到的讯息。


        “Fine. ”Thomas耸了耸肩,转身上了Taxi,Dylan紧跟在后,将Kaya的鬼脸隔绝在车窗外。


        车平稳的向前行进,Thomas转头看向Dylan,Dylan正侧头看着窗外,深夜街道旁依旧闪烁的霓虹灯拉成一条模糊的光影从Dylan的脸上掠过,而鼻翼以上的部位却依旧隐藏在黑暗之后。


        “……你要跟我说什么?”


        Dylan没有立刻回答,他转过头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扣住了Thomas的右手,Thomas能感觉到他的手指正不受控制的颤动着,这抖动像是会传染,从他与Dylan相接触的指节与皮肤,一直延续到了心脏。


        “I love you , Thomas . ”Dylan加大力度攥紧了Thomas的手,“五年了,我想应该要你知道了。”


        Thomas费了好大力气才从Dylan已经渗出薄汗的掌心挣脱,然后在Dylan撇过头去的那一刻,十指相扣握住了Dylan的手。


        “我们从来没有这么牵过手,的确不怎么舒服,你指腹间的薄茧粗糙的使人发痛,掌心还容易出汗。”Thomas的嘴角控制不住的扬起,“但恐怕,从今天之后,我得常常忍受这种痛苦了。”


        “我想亲你。”Dylan快速的凑上来,想在Thomas的唇瓣上落上一吻,Taxi司机却在此时踩了一脚塞车,Thomas不由得向前倾倒——这一连串的意外导致这个从友谊变质成爱情的定义之吻,落在了Thomas的鼻头之上。湿润的触感一闪而过,车内的顶灯也恰好亮了起来。


        他们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脸,挂着一模一样羞涩甜蜜的笑容。Dylan愣在原地,暗自摇头懊恼先前出错的那个吻,但他又忍不住在Thomas用那双焦糖色的双眼专注的看着他时露出傻笑。


        “到了,小伙子们。”司机大叔嘴里嚼着泡泡糖含糊不清的说道,听到没人回答回过头来看了两人怪异的造型一眼(Dylan此时还正探过头来亲吻Thomas),“哦,不好意思,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没有,先生。我们马上就下去。”Thomas一边回应着司机的话,一边伸手抚上Dylan失望下垂的眼角。


         他抬头吻上Dylan的嘴角,这是一个没有出错的亲吻。


        “Me  too . ”



Seven.


        “我爱你的脊椎。”Dylan在Thomas的脸侧留下一个亲吻,但接着在他着迷的看着Thomas酡红的脸颊和扬起下巴时露出的喉结时,Dylan又忍不住变了卦,“我想我说的太快了,我爱你的一切。”


        他将Thomas圈在怀中,用鼻尖蹭着Thomas柔软小巧的耳垂,再在侧颈和锁骨上落下一个个湿漉漉的吻痕,他的左手灵活的从Thomas的后脖颈处缓缓下移,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肉滑过一节节圆润分明的骨节,停留在尾骨上,以一种情色而磨人的速度揉捏着。


        “别这么做,”Thomas半眯着眼睛求饶到,浑身颤抖,他挣扎着从Dylan的怀中伸出手去扯Dylan在他尾骨上作恶的手,“很痒。”


        “放轻松,”Dylan收回手,看着Thomas伸手时,背后舒展开的蝴蝶骨,那么的瘦削而美丽。Dylan将Thomas翻过身来,拨开他汗湿贴在脸侧柔软的金发,“我真想亲遍你的全身。”


        “说什么骚话。”Thomas不好意思的别过脸,“赶紧从我身上下来,浑身都是汗,我要去洗澡。”


        “晚了,”Dylan无辜的用下身蹭了蹭Thomas的大腿,“它已经苏醒了,这都怪你,我们再来一次吧。”


        “……我真的很累了……Dylan!”




Eight.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Dylan显得有些受伤,“Rosa不过是一个普通朋友。”


        “我不是不信任你,”Thomas皱着眉头看上去冷酷的吓人,“而且,说实话我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我感觉,可能我们之间的感情——”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将语气平静下来,“并没有一开始那么牢固了。”


        Dylan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心中抑制不住的一阵恐慌,“你怎么能说出——”


        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时,Thomas的大脑一片空白,Dylan以一种十分凶猛的攻势用舌尖抵开了他的牙关,尖锐的犬齿破开了两人唇上干燥的死皮,鲜血使场面看上去十分惨烈,却使得两人都兴奋起来,Thomas在回过神来的第一刻便加入了这场战斗,汹涌纠缠的唇舌分开又重重的舔舐在一起,Dylan捧着Thomas的脸几乎想将他吞噬入腹,Thomas也毫不客气的撕扯着两人之间的衣物,用力的将自己嵌入Dylan的怀抱中。


        久违的冲突卷杂着令人战栗的激情袭击了他们的大脑,他们用力的将咬痕与体液布满对方的身体,以气味圈占着属于自己的领地。


        “我爱你。”Dylan在进入Thomas的那一刻,低头轻咬住了Thomas的鼻尖,一滴抑制不住的眼泪在眼窝处缓缓流动,“我永远属于你。”


        “我很对不起,Dylan。”托马斯将泪水舔去,“我应该相信你的,是我自己太不自信,我很害怕失去你——我也爱你。”


        “会一直爱你。”




Nine.


        “嘿,Kihong,这是你的妻子吗?老天,她真的就像个天使。”


        “你的老公看上去也帅呆了——你这是要当妈妈了?!这真的是太棒了。”


        “所以说你们都结婚了,又是剩我一个了是吗?”Will依旧是一副天生的不爽脸,现在他的五官甚至已经皱成了一团,“我今天就不应该来的。嘿,新人们在哪?”


        “诺。”


        Dylan正拖着Thomas在海边奔跑着,靛青色的浪花打在两人赤裸的脚上化成泡沫。


        最后的他们在鲜花簇拥的门下微笑,远处的海鸥展翅于泛白的天边,Dylan在海风中将Thomas的头发挽在耳后,指间的戒指与裤腿处的细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们在香槟与浆果蛋糕的甜味中拥吻,Will接住了捧花,时光将此刻定格。

      


Ten.


        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九个亲吻,而在未来还有无数个吻将属于他们。



        END.
       

【Dylmas】Ten kisses(上)



※本来打算短小的千字左右一发写完,结果码着码着字就多了,分个上下。

※严重私设,Dylmas从大学开始便是好友设定的温馨小甜饼。

※双向暗恋使我快乐。



[属于他们之间的十个吻。]



 One.


        Dylan第一次见到Thomas的时候,热情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Thomas则在措手不及被抱住后下意识的给了Dylan一个不伦不类的贴面吻。


        这件事让Thomas在之后的十年都无法释怀,因为Dylan那该死的好记忆使Thomas在每认识一位新朋友时,这件事都将被拿出来‘活跃一下气氛’——“你对待刚认识的人总是这么高冷,这么酷,适当的糗事会拉进与新朋友之间的距离感的,相信我。”这便是Dylan给出的狗屎理由。



Two.

        “来吧,小美人。”Thomas望着被人强制性戴上了一顶乱糟糟的红色卷发的Dylan,挑着眉坏笑道,Dylan则转了转眼珠,原本想要去扯下假发的双手转为羞答答的交叠放在膝盖处,结实的大腿夹紧侧偏,含着已经用力到快挤出赘肉的下巴,双眼却看着Thomas飞快的眨着,试图放电,这场景惹得周围的朋友都捧腹狂笑。


        Thomas也大笑着扯过Dylan的手,将他从座位上拉了起来,行了一个标准的吻手礼。忍笑道,“这位美丽的女士,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共舞一曲。”


        “Of course . ”Dylan压着嗓子粗吼一声,右手毫不客气的揽上了Thomas的腰,主动带着他滑向舞池。


        “诶诶诶,反了吧,你应该跳女步才对!”Thomas抗议着,不熟练的动作连踩了Dylan几脚,然后在一个僵硬的转圈后重心不稳的倒在了Dylan的左手臂弯处,两个人瞬间僵持住了。


        直到Dylan低头看向他,那头滑稽的长卷发垂在耳边有些微痒,Thomas忍不住发了一会呆,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微笑道:“嘿,毕业快乐,Dylan。”


        “谢谢,你也是。”



Three.


        “Thomas?”Dylan从睡袋中坐起来,小心翼翼的询问着身边似乎已经陷入酣睡的好友,他有些失眠了,Thomas正全身裹在睡袋中,只露出一颗脑袋,侧歪着头,将后脑勺对着Dylan。


        “……明天早上起来,他会难受的。”Dylan喃喃自语道,他小心的伸出右手,绕到另一侧,捧住Thomas的脸,轻轻将他摆正。


        帐篷内十分昏暗,只有挂在在门口处的LED灯隔着尼龙布散发着微弱的光芒,Dylan却觉得沉睡中的Thomas在黑夜中白的惊人,他的发丝散乱在额前,唇瓣在皮肤的衬托下像一颗快成熟的樱桃,他无法克制的将视线粘连在上。


        他忍不住咽了咽唾沫,将睡美人额前的乱发拨开。


        “Thomas……”Dylan小声的呼唤道,尾音消失在Thomas的额间。


        第三个吻是一个无人知晓的晚安吻。



Four.


        “让我们看看要接受惩罚的人是谁——嘿,Thomas!又是你!”


        众人纷纷把目光又投向正对此毫不知情的Thomas,他刚刚才接受完上一轮惩罚,正放松的窝在座位中享用着啤酒,听得自己的名字又被点到,顿时呛到了。


        Dylan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边帮忙拍着Thomas的背,一边对着Will欢快的喊着“快说惩罚是什么!”


        “Thomas,鉴于你刚刚已经选过了真心话,所以接下来只能接受大冒险了。”Will对Kihong使了个眼色,Kihong立马将放在自己前面的装着惩罚任务的盒子递了过去。

        

        Thomas只好认命的将手伸了进去,没过一会儿便摸出一张小纸条,随即他便皱着眉头,一脸为难。


        “是什么?”Dylan急切的探过头去看。


        “任意选择你左手边或者右手边的第一个人,接吻。”Thomas顿了顿,接着说道“条件,法式热吻,十秒以上。”
       

        Thomas的右手边是Kaya,左手边是Dylan,火辣的漂亮妞和关系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的朋友,很显然大家都十分好奇Thomas会如何抉择。


        Kaya看起来似乎跃跃欲试,“开什么玩笑,Thomas这么可爱又酷,没人会拒绝他的吻。”

        

        Dylan则有些坐立不安,即使他内心十分赞同Kaya的话,但现在他只想让Kaya闭嘴。他一把扯过Thomas在其耳边小声道,“你喜欢Kaya吗?万一你选择亲她她误会了怎么办。”


        “Hey,我听到了!”Kaya在一边喊到,“——你这个bad guy!”随之响起的哄笑声证明其他人也都听到了Dylan所谓的悄悄话。


        “难不成选择你?”Thomas面色微红,调笑道,“你还记得之前我们玩的那个‘看谁先躲开’的小游戏吗?你敢亲吻我吗?”


        Dylan顿时不说话了,Thomas也移开了目光。


        Will和Kihong对视了一眼,Kihong便立马跳出来缓和气氛,“那要不,Thomas你再抽一个惩罚吧?”


        “也行。”Thomas挑了挑眉,向惩罚箱伸出手,突然眼前一阵阴影袭来,Thomas只感觉到自己的后颈处抚上一只熟悉的手掌,嘴唇便重重的贴上了一处温热。


        Thomas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Dylan,他同样也在看着他,Dylan的长睫毛近看更加漂亮了,让Thomas有一种即将被戳到的感觉,他们的鼻子侧面相贴,Thomas能感觉到与嘴唇处同样温度的气息急促地喷洒在脸颊上,使他分不清楚Dylan究竟是在紧张还是在赌气。


        Kaya失望的打了个哈欠,“条件上面可是说了要法式热吻,你们就这么一直嘴贴嘴的贴下去,是完成不了惩罚的。”


        Thomas和Dylan听了这话后继续大眼瞪小眼了三秒,就在此时Dylan突然闭上了眼睛,Thomas随即感到一截柔软湿润的舌头滑过他的唇缝不安的试探着,他微微张开嘴将其迎了进来。


        Dylan从不知道接吻的感觉如此之好,Thomas的体温要低他一些,当Dylan含住他的唇瓣时便感觉到了,他忍不住回想起一年前的那次徒步旅行——那颗没尝到嘴里的未熟的樱桃,而现在他终于尝到了。


        他们的唇舌重重纠缠在一起,在彼此的口腔中攻城掠地,无法抑制的唾液溢出在嘴角,一片微凉,每当Dylan舔舐过Thomas的口腔上的粘膜时,Thomas的身体就会不自觉的颤抖一下。


        “我不行了,这场面真的是太gay了。”Kaya捂着眼睛,从手缝里面像外看,“而且我的位置也太不好了,我就能看到Thomas大半个后脑勺,细节什么都看不见。”


        “Hey,guys。”Will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十秒就可以了,你们已经足足亲了有半小时。虽然我很不想打断你们,但是还有一群没有couple的可怜人正等着玩游戏呢。”


        Thomas最先反应过来,他一把推开Dylan然后拿过手帕擦了擦嘴角,Dylan的注意力显然还在Thomas身上,他盯着Thomas红肿的唇瓣舔去了嘴边的不知是他们两中谁的唾液。


        樱桃熟了,很甜。


      “我不介意你们俩先回去开房。”Will对着Dylan说道,“真的。”


        Thomas开玩笑似的回了一句,“总会有机会的。不过现在,还是喝酒玩游戏吧。”


        Dylan默契的点了点头,但在接下来的游戏中,谁都看得出,他们两人的心不在焉。


        有些秘密要被打破了。



        ——TBC——

【德哈】迷情剂(5)


(5)

        麻烦来临的相当快,让人猝不及防。

        哈利坐在格兰芬多的餐桌旁,困窘和强烈的愤怒扭曲了他的脸。

        就在二十分钟之前,他正心怀忐忑的用餐(担心昨天赫敏说的大麻烦),接着,便是一场噩梦。

        先是有猫头鹰送来了两封吼叫信,哈利还没来得及知道发信人是谁,就爆炸了,此起彼伏的大声朗读情话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响彻整个大厅。

        “我亲爱的美丽动人的哈利!……”

        “……你皮肤纯净的宛如睡前的那杯牛奶…”

        “……永远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

        哈利的脸瞬间涨红,如同一个熟透的番茄,所有人都愣了一愣。

        接着便是从斯莱特林那边冲过来了四五个一看上去就是低年级学生的少年,面目狂热的围在哈利身边,大声的朗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甚至还有一个试图去强吻哈利,立马被哈利制服了。

        联想到昨日赫敏跟他解释的一些话,他立马就明白了这是谁做的好事!

        哈利来不及心虚,他以一种自认为最恶狠狠的眼光剜着大厅另一边正挂着一副明显是在看好戏的而且看的十分舒爽快要笑翻过去的马尔福,这一刻他对马尔福的恨意简直要超越伏地魔在他心中的位置了。

        身旁的赫敏已经将脸深深的埋进了餐盘里,看上去颇为愧疚。她是这场意外的最大的罪(shen)魁(zhu)祸(gong)首,然而哈利总觉得她不停抖动的肩膀,是因为她在强忍笑意。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赫敏那样‘厚道’,格兰芬多的餐桌上一阵又一阵的爆笑声接连不断,哈利感觉所有的人都朝着他挤眉弄眼,不怀好意。

        尤其以韦斯莱双子为首。

        他们以一种吟咏的语气拖着长调,

        “哦~我们迷人的小哈利——”

        “你的皮肤——”

        “宛若睡前的那杯牛奶!”

        “那么纯净动人——”

        “惹人怜爱!”

        “哦,闭嘴吧!”哈利恼怒的呵斥道,终于压抑不住那阵怒火,猛的站起来,扒开那围在他身边的黏糊糊的斯莱特林的学生,在众目睽睽之下,直直的冲向斯莱特林的餐桌,无视掉周围凶狠的眼神,拉起马尔福的手就跑了出去。

        所有目睹了这一幕的人全都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

        霍格沃兹从来水火不容的两位明星男孩,居然手牵手,甜蜜(雾)而和谐(雾)的一同出去了!

        黑漆漆的斯内普教授显然也震惊不已,他从那些斯莱特林的学生冲过去时开始就一直脸色阴沉,在看到那个波特和自家教子一同出去之后,脸色更是变得恐怖的吓人。

        他飞快的从教师席下去,将那几条还想跟着出去的小蛇给拦在了原地。

        即使中了迷情剂,小蛇们还是被自家院长给吓得僵在了原地,脸色煞白。斯内普沉着脸对着小蛇们施了一个检测魔咒。随对着麦格教授后露出了一个扭曲的冷笑:

        “迷情剂,米勒娃。我想不得不给我们的救世之星哈利·波特先生扣上五十分,原因是,私自携带或者制作禁止魔药并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麦格教授听了,死死的抿住唇,一脸严肃。倒是邓布利多笑眯眯的又吃了一口柠檬雪糕,感慨道:“年轻人啊,总是拥有着令人羡慕的充沛的情感…”

        斯内普和邓布利多的声音并不小,离教师席近的人都听到了,一时之间大厅里炸开了锅。

        “斯内普教授说是迷情剂!”

        人们很快的联想到,中了迷情剂的人都是斯莱特林的,再加上哈利刚刚拉着马尔福的手跑了出去…

        “真没想到,哈利居然一直喜欢的是马尔福!”

        “…呜呜呜,我失恋了…”

        “他们的关系一直那么恶劣,哈利肯定是觉得马尔福永远不会喜欢自己,才会想到下迷情剂…说不定是匿名送了巧克力,结果马尔福根本没吃,而是分给低年级的…所以才会有今早这一幕…”

        “…梅林,好虐!我真是替哈利不值!”

        除了斯莱特林外的学院的一些女生已经脑补了不少关于两位少年的虐恋情深,开始眼含泪花,为外表看上去坚强开朗内心却饱受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的情感煎熬的救世主暗自加油!

        而斯莱特林的人看上去反应也很大,正三两一团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克拉布和高尔震惊的眉毛都要飞到天上去了,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场景——而扎比尼和潘西却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内幕一般。

        扎比尼端起一杯南瓜汁,对着潘西挑眉一笑:“我想,德拉科的内心现在一定开心的在打滚。”

        潘西也回了一个假笑:“但我们都知道,他不会承认的。”



        而在格兰芬多的餐桌上,金妮的身边瞬间的围上了不少女生,她以生动的语言和不经意间透露的一些救世主平常‘忧郁’(其实是在发呆)的几个瞬间,讲述了一部可歌可泣令人潸然泪下的暗恋悲剧。

        不少女生听后感慨颇深恍然大悟,转头便将这第一手资料进行二次加工后的版本传给了别的学院的人。

        赫敏在一旁尴尬不已,又不知如何解释,然而听着听着,居然感觉好像是那么一回事…要不然哈利为什么总跟马尔福过不去呢?

        斯内普教授显然也听到了不少传言,他的脸现在已经绿的吓人。明明说出迷情剂的事,是想让大家都知道波特也会使用迷情剂这种不光明的手段,结果事情的走向好像有点奇怪???

        当哈利从沉着一张脸从外面进来回格兰芬多的餐桌时,所有人都不讲话了。

        女生们的内心:看那张泫然欲滴的脸蛋,一定是被马尔福狠狠的拒绝了!可怜的哈利!

        等到哈利在餐桌旁坐下时,赫奇帕奇已经有人冲他喊道:“加油,哈利·波特!我们一定会支持你的!”随即还得到了不少的应和声。

        哈利一脸茫然的问赫敏,“这是怎么回事?”

        赫敏以一种十分心疼的眼光看着哈利,“我从来没想过你居然对马尔福抱有那么复杂的感情,哈利,亏我还以为自己是你的好朋友,却在你内心挣扎难过的时候,我没能帮上一点忙!”

        哈利:“…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用再掩饰了,我们都明白的。”金妮十分鼓励的朝他点了点头。

        不仅如此,哈利还惊恐的发现周围的女生都已一种十分慈爱而诡异的目光看着他,好像他是一个脆弱的小宝宝。

        罗恩这时弱弱的在他耳边说了事情的经过,刚刚他在对于哈利喜欢马尔福的这件事情上发表了他的看法(“什么?那只该死的白鼬,别恶心人了!”之类的话),遭到了女生们的一致攻击。

        我暗恋马尔福?!

        哈利听完之后眼前一黑,在联想到刚刚被马尔福威胁后答应下来的条约。哈利感觉这个谣言大概是永远洗不白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