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Newtmas】Illuminated


※感谢 @Pinocchio 太太发起的歌曲接文,让我这个咸鱼写手有了动力码字——虽然速度太慢了,从被点到名到现在产了好久😭考虑再三,选择了其中一首(Hurts——Illuminated)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了创作。

※歌曲接龙第二发。

※ooc我的大大大大大锅。



BGM:Hurts——Illuminated

(以下是其中节选的原歌词。)


Everything comes into focus.

(一切都那么清晰明了)

*We are all illuminated.

(我们都被照耀着)



  “几点了?”

  坐在对面一直沉默的男人突然发问,话语被夜晚过分冷冽喧嚣的风声刮散了一大半。

  Newt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却又因为男人这句久违的询问愣住了。

  他低头摸了摸右手腕上老旧的表盘,这是块“死”表,早已经不走了,它的死亡时间在半年前的某个下午的三点五十四分,当秒针颤颤巍巍的走到‘6’时,或许有着‘咔哒’一声,又或许是悄无声息,这块有着结实牛皮表带的手表归为死寂,而Newt直到几天后才发现这件事。

  逃亡的生活已经让他的神经反应,对除了奔跑以外的事情变得迟钝。

  “可能三点,也可能四点了,谁知道呢。”

  “你说,这个城市还有其他人吗?”

  这个问题一下将他们拉回到了惨烈的现实中来,Newt抬眼向四周望去,耸立的高楼化作阴影,带着腐朽和破败融入黑夜之中,像隐藏等待伏击的怪兽,除了尖啸的风声一片死寂,这座城市也死了。

  “可能有,也可能没有,谁知道呢。”Newt喃喃道,与其说是回答,更像是无意识间的自言自语。紧接着他缩了缩脖子,冲着对面的男人抱怨道,“这顶楼的风可真大,我有点冷了。”

  Thomas迟疑的晃了晃,起身坐到了Newt身边,他疲惫极了,不过简单的几个动作他都能听到骨架移动时从体内传出的‘咯吱’声,等他坐下,Newt立马靠了过来,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味混着尘土的气味飘到鼻尖。

  “你受伤了?”Thomas紧张的问道,他从袖口中伸出一只手去抓Newt的手掌,冰凉凉的,然后他将Newt的两只手一起塞进了自己的外套下摆里。

  “不是我,是Gally的。”Newt咕哝道,在他放松说话时会不自觉冒出有趣的英国腔。Thomas顺着他的话想到了那个大块头,心下一沉。

  Gally原本也是他们一起的伙伴,而就在今天下午,这个强壮有力的男人却没能像以往那样逃脱,丧命在那些恶心的怪物的嘴下。

  “……一声尖叫,接着便有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在我的背上,脖子后面,等我一回头,”Newt打了个哆嗦,“那怪物的嘴离我那么近,我能看到它牙缝处变质的肉渣,而那口腥臭黝黑的利齿深深的陷进了Gally脖子上的大动脉——血就是从那溅出来的。”

  后面的事Thomas都知道了——用尽全力的与死亡赛跑,就像他们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它们的速度越来越快了,”Newt叹了口气,“它们甚至学会了偷袭——Chuck、Teresa到Minho,现在Gally也走了,这场逃亡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

  “这座城市,已经是我们经过的第七个了,可这一路走来,再也没有见过除了我们之外的其他逃亡者……”

  “你说我们是不是……”

  他在沮丧不安。

  于是Thomas侧过脸去向Newt索吻,周围太黑了,他只能看到Newt脸庞的大概轮廓,Thomas凑过去,先是鼻尖戳到了Newt的唇瓣,再是他自己的嘴唇,他小心翼翼的含住Newt的上嘴唇,用唾沫将那上面因干燥翘起的死皮变得柔软,这才伸出舌头抵开了Newt的牙关。

  Newt也温柔的回应着Thomas,他们的口腔同样的缺水,舌头交缠间有着粗砺的触感,Thomas伸手捏了捏Newt一侧的耳垂,还有脸颊,作为安慰。

  “我们不会失去彼此的。”

  一股腥臭的味道飘了过来,又很快被晚风吹散,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些怪物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Newt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天亮之前?”

  “永远。”

  Newt明白了Thomas的意思,他却觉得如释重负,甚至不自觉的微笑起来,天幕上笼罩着一切的浓黑开始向深蓝转变,Thomas看着Newt,忍不住亲了亲他扬起的嘴角,“好久没有见过你笑了。”

  “估计还有一两个小时就要天亮了,”Newt望了望天空说道,接着他从夹克的内侧小心翼翼掏出一个小纸包,里面是一根皱巴巴的香烟。

  Newt拿到鼻尖处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真怀念,可惜有点潮了……你还有火吗?”

  “或许,”Thomas开始掏口袋,同时惊奇的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有的这根烟?”

  “一年前,我想,就是为了等着这个时刻享用。”Newt得意的笑了笑,模糊的‘哼哼’声从他的喉咙里传出来,他的眼角和脸庞都因不间断的逃亡生活变得粗糙蜡黄充满惫态,可这幅神态却一如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少年模样。

  Thomas从外衣口袋里的破洞处找到了一根红头火柴,那里原本是他放火柴盒的地方,火柴盒早就空了被烧了,这一根估计是之前不小心掉进去的。

  “感谢上帝。”Newt迫不及待的接过那根脆弱的火柴,蹲在地上,“帮我挡挡风,要不等下一点燃就被吹灭了。”

  Thomas不服气的蹲了下来,伸出双手做出保护状,“你就只准备抽根烟?”

  “嗤——”

  淡淡的火药味顺着青烟摇摇升起,骤然亮起的光源刺激的两人都不由眯了眯眼,再次睁眼,便是一次自然而然的对视。

  他真英俊——他们同时这么想到。
  

  “当然不是。”Newt牢牢的盯着火光下Thomas的双眼,将滤嘴咬在嘴里,凑上去点燃了它,接着狠狠的吸了一大口。

  Newt叼着烟含糊道,“我们还要打一炮。”

  尾音与火光一同消散,下一秒,Thomas便扯掉那根碍事的香烟凶猛的吻了上去,烟雾被堵在唇齿间无法消散,在纠缠间混着唾液向着两人的喉咙处蔓延开去,他们忍着咳嗦的欲望,撕扯着褪去身上多余的衣物,冷风激起的鸡皮疙瘩和相贴着体温升高产生的汗液和谐共处。

  他们赤身立于这片荒瘠苍凉的废城之上,一如最初的亚当夏娃,头顶逐渐亮起的天幕为他们的身躯披上混沌纯洁的蓝光,用人类最原始的方式来庆祝这末日的狂欢。

  当第一缕日光刺破云层,Thomas和Newt正相拥着仰躺在天台的地上,他们站起身来面向远方,橙红的圆盘正缓缓升起,同时响起的还有在废城各处传来的嘶吼声。

  Newt看到四周高楼的楼层和天台上不断涌出那些可怖的怪物,除了他们,没有一个活人。

  身后传来“乒乒乓乓”的撞门声,怪物的嘶吼近在耳旁,他们相视一眼。

  “*We are all illuminated(我们都被照耀着。)”Thomas说道。

  “所有的丑恶,衰败——”

  他们十指相扣。

  “还有生存,死亡——”

  “准备好了吗?”

  “那么1——2——3——”

  他们向着光芒前进了。



        —END—




接下来我要点的太太是 @水哥哥

点歌:

David Archuleta——Crush

Erutan——No one but you

Ellie Goulding——Love me like you do

  

这么好看的Newt试问谁不想拥有呢?💓💓

茶紅與鬆餅:

【占tag抱歉】


图中韩制移动迷宫徽章Newt款,为了二刷重制成功我买了十个,目前暂出五个,全款为70一个太太提供有什么赠品都会有。


如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私信我,邮费按实际收取,全新不包邮请知悉。

[Dylmas]关于恋爱的一些小事

※搜了恋爱三十题,写了前面两个梗用来摸鱼自割腿肉,是瞎几把写的小段子

※好久没粮吃快要饿死了,救救孩子😭

※OOC预警


[①关于牵手]

      Thomas讨厌牵手。

      准确的来说,他是讨厌与人相处时距离过近,他甚至讨厌一切亲昵的举动,但没人觉得这有问题,毕竟他是Thomas——无论是英国人、够劲的手卷烟还是赛车,他向来这么酷,所以他的一切行为似乎都是合理的。

      Dylan喜欢牵手。

      他从来都像盛夏海滩上无处可躲避的烈阳,他毫不客气的对着所有人散发着自己的亲和力,即使你躲在棕榈树下或者遮阳伞下那些面积窄小的阴影中,也会被那股热浪所包围。

      而他们之间的第一次牵手在一个初秋。

      Thomas至今还记得那种触感,他不自然紧缩的右手手掌被打开,五根骨节分明手指伸了过来,带着陌生偏高的体温和薄茧在Thomas的掌心轻轻掠过,便自然的扣进了他的指缝间。

      Dylan稍稍用力,Thomas便感到自己的指尖一阵发麻发胀。奇妙的情感在他们身上破土发芽,连带着体温差异和初秋的微风——他们交握的手心里藏了一个四季。


[②关于亲吻某处]

   

      自习课时,坐在Dylan前面的那个金发男孩靠着椅背睡着了,他歪着头,柔软蓬松的发丝从椅背上垂下,穿过阳光,落在了Dylan的课桌上,像一滩金子。

      没有人会注意的,Dylan红着脸四处望了望——在其他同学没抬头之前——小心的将头凑上前去,用嘴唇轻轻的,装作不经意的擦过了几根发丝。

      一个隐秘偷来的吻和灰尘一起蒸腾在光线里。

    

    

【德哈】光

※深夜短打,捅刀预警。


※以前想的一个脑洞,OOC我的大大大大大大锅。



  (一)



  “你又在盯着他看了,”Pansy不满的说道,“真难为你,太阳这么大还能一直盯着他。”


  “我是在等着他出丑呢,”Draco依旧眯着眼看着天空中那道瘦弱的身影,语气不甘,“Potter第一次打魁地奇一定很烂,我得好好嘲笑他一番!”


  “你就像一只萤火虫,”Pansy嫉妒的挖苦道,“Harry Potter就是你眼中唯一的光,他人在哪,你就跟到哪!”


  “He is not !”Draco终于把视线从天上收了回来,恶狠狠的瞪了Pansy一眼,他以一种夸张作呕的表情全力反驳着女孩的言论。“话不要说的这么含糊!搞得好像我爱上他似的。”


  


  (二)

  


  


  “嘿,小Malfoy。”


  冰冷的魔杖尖端抵住了男孩的咽喉,Draco苍白了脸,喉结不由得上下滚动了几分,带来一阵不适的触感。


  那魔杖抵的更加用力了。


  “看着我!”低声疯癫的嘶吼从眼前这个肮脏变态的女人喉中发出。


  她在暴怒。


  “你这个卑鄙的叛徒,瞧瞧你都做了些什么!”


  她在害怕。


  “黑魔王发了很大的脾气,你以为你的命很珍贵吗?对于主人来说,我和你什么都不是!”


  贝拉高抬起手,一道亮眼的绿光从空中“刷”的划下,拖成一道鞭子甩在了Draco的身上,将那件高档丝绸制的衬衫撕裂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暗淡的光线下,隐隐可以看到细微的血珠从那处不断的渗出。


  Draco又是害怕又是疼痛的喘了一大口气,他差点以为这道魔力鞭子甩在了他的大脑神经上,因为他现在头痛到不行,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甚至比身上那道鞭伤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他无助的望向地牢的出口,似乎透过那黑黝黝的大门,便可以看到自己的父母亲正如何拼了命也要下来救他的样子。


  这是他家,他还有希望。


  他想要活下去,又是一道道光鞭落下,Draco打了个冷颤,地牢阴冷陈旧的空气侵入他的伤口和骨缝中,Draco听见喉间传来抑制不住的无意识的嘶鸣。


  ——他能够活下去吗?


  “我到要看看,是什么天大的原因……”


  尖利的嗓音带着邪恶的杖尖轻轻的点在了他的额头,Draco无力的躺在潮湿粘腻的地板上,瞪大了眼,那属于死神的斗篷似乎已经笼罩在了他的头顶。


  “……让你胆敢对强大的黑魔王撒谎!”


  “——摄魂取念!”


  “No——”Draco喃喃道,耀眼的绿光转瞬抵达,他只感觉大脑一阵令人作呕的混乱和晕眩,无数过往的片段在眼前飞速掠过,像绚烂的烟花一般同时在他的颅内炸裂开来。


  

  画面的最后定格在一个人影上。


  Draco Malfoy从未想过自己会将那个该死的救世主,记得那么清楚。


  清楚到每一根发丝,每根睫毛以及镜框上的每道旧损的痕迹。


  Draco明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虚幻的,他的边缘全是滚滚浓浓不明朗的黑雾,可这个人却是明亮的,每寸肌肤每处细节都透着光芒。


  Draco Malfoy曾经无数次的思考过,Potter将会是怎样的光,是雷电?暴虐而不容拒绝的撕裂开他的世界,又或是炙阳,将属于Malfoy的罕见而卑微的爱情进行翻来覆去的高温炙烤和暴晒,还是月光,缓缓侵入而不自知。


  无论是哪种,他都如此耀眼。


  可只有直视才能获得光芒。


  于是他甘心就这么将自己敞得开开的,努力去直视着眼前的人,即使这只是短暂的虚假的一次会面,他多么想得到这束光的照耀。


  Draco太迷恋眼前这个人了,从学生时代的不甘,挑衅和对抗,Harry Potter占据了他整个少年时代,直到最近这一年来,他们彻底的被划分为两个不死不休的阵营,他在邪恶的庇佑下残喘苟活,Potter在坚持正义的道路上奔波逃亡。


  他从来都和勇敢扯不上关系,明哲保身是他一直以来信奉的真理,却不惜为Potter做了假证。


  “我不清楚……我无法确定……是不是他……”


  直到话说出口的那一刻,Draco才惊觉自己有多迷恋这个人。


  


  (三)


 


  

  “所以,这就是你背叛的原因,”贝拉空荡阴冷的嗓音在Draco的脑海中响起,拉出令人战栗的回音。


  Draco被迫涣散的思绪这才稍稍收回,他没有回答,他的头和喉咙都痛极了,头发也脏兮兮的粘在了他的脸上,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挣扎翻滚一般,而事实上也的确是的。


  “Harry Potter——一个杂种,你真是侮辱了你身上流着的血。”


  女人扭曲着脸嗤笑一声,她高昂着下巴举起魔杖,冷酷的为他定下罪名。


  “杂种该死,一个不知廉耻爱上杂种了的血统背叛者更该死,我今天就为保证Malfoy家族的纯粹来清理叛徒。”

  


  “阿瓦达——”

 

 

  


  (四)



  儿时少女不知忧愁的声音响起,她不满揶揄的调笑着,


  “或许他是你唯一的光?”


  而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Draco Malfoy回答道,“He always has been.”


  这就是所有事情的答案。



        ——END——


  


【Dylmas】小捣蛋鬼也是万圣节给予的糖果

※本来是想写个温馨向的小故事,结果写着写着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

※OOC我的大大大大大大锅

※赶着尾巴说——万圣节快乐







      “Trick or treat!!”

      “咔哒——”

      门页才刚刚打开一丝,歪歪扭扭的欢声和尖笑就拥挤着从门缝处窜了进来。

      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出现在门口,他的后脑勺翘起几撮调皮的卷发,像各自有各自的思维向着各个地方生长着,在头上开起一朵太阳花。有些呆滞的目光在门口那几个拎着小篮子奇装异服的小萝卜丁上打量了一下。

      “Trick or treat!”孩子们举起手中的黑布袋或者小篮子催促道,他们咯咯的笑着,颧骨上黄色的雀斑像午餐没吃干净时蹭上的蛋糕渣子。

      直到孩子们威胁着要进去捣乱时,男人这才反应过来。

      “——噢,万圣节,当然当然,怎么能没有糖果。”男人仓促的安抚道,他返身回去屋内一阵翻找,过了一会,他才红着脸捧着一小堆那种超市用来找零的廉价的柠檬硬糖回来。

      “对不起,”男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认真的把柠檬糖放进一个个小篮子里,“忘记今天是万圣节了,没能提前准备。”

      孩子们有些失望的互相看了眼对方的篮子,不过很快他们又开心了起来,叽叽喳喳的对比了彼此之间的成果,唱着跑调的歌谣推搡着跑远了,他们还赶着去下一家。

      就在男人正准备关上门,一个黑影突然的从门一侧的阴影中冲了出来,大声的冲他“嘿”了一声。

      男人愣住了两秒,这才看清眼前突然出现的身影。

      那是一个瘦高的男孩,大概十二、三岁的模样,也可能是八?、九岁?男人不确定的想到,他的眉眼轮廓夸张的大,但这在那张娃娃脸上却一点也不突兀。

      男孩穿着灰黑色英格兰风的格子长裤,和驼色的长袖羊绒衬衫,背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布袋,拖在身后,正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金发皱着眉头看过来。

      “你为什么没被吓到,”男孩质问道,他揉了揉肚子,“我都快饿死了。”

      “对不起,”男人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道歉,“我的反应速度比较慢。”

      男孩打量了他两眼,“我叫Thomas,你叫什么名字?”

      “Dylan。”





      “Dylan,这里你一个人住?”Thomas坐在餐桌边上的原木椅上,四处打量着,不安分的在桌子底下晃荡着两条长腿。“还挺干净的。”

      半开放式的小厨房里炖着一锅奶油土豆浓汤,“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Thomas朝那望了望。

  “饿了吧,估计等会就好了。”Dylan坐在对面,双手搭在餐桌上,手肘却自然的垂在下面,Thomas发现他有一双柔和湿润的双眼,藏在乱发和胡须之后,像只毛茸茸的温顺的大狗。

  “我吃不了你们人类的食物,”Thomas皱了皱鼻子,龇牙咧嘴的做了个鬼脸,“我是捣蛋鬼,我要吃惊吓糖果!”

  这下Dylan终于忍不住微笑了,他想,这个小孩真的是很喜欢万圣节啊,装鬼装的真入戏。

  “是真的,”Thomas跳下椅子,凑到Dylan身边,伸出手在他身上摸了一把,“我真的是鬼!”

  Thomas没有实体,他的手居然就这么从Dylan的胸膛处陷了进去,又抽了出来,Dylan打了个寒颤。

  “你真的是鬼,”Dylan瞪大了眼睛,Thomas突然又伸手从他身上不知道什么地方摘下了一个亮黄色的小光团,丢进嘴里嚼了嚼。

  “这又是什么?!”

  “你被我吓到了,”Thomas舔了舔唇瓣,解释道,“当人被吓到的时候就会出现惊吓糖果,你的惊吓是焦糖苹果味的,还挺好吃的。”

  “这还是我今天吃到的第一颗糖果。”小鬼又耷拉着脸说道,看上去有些可怜。

  “我没有。”Dylan有些羞愧,他这么一个大男人居然被一个小捣蛋“鬼”给吓到了。可Thomas看上去那么像一个真实的人,Dylan想着,脑子开始泛迷糊。

  “嘿,你的汤似乎好了。”
 

  “你今天就吃这个?万圣节不应该吃南瓜派吗?”

        Dylan没回答,他正站在汤锅前忙着往里加盐,Thomas也好奇的跟着凑过去。

        等到Dylan第四次往锅里加了一大勺盐的时候,Thomas终于忍不住提醒到,“够了吧。”

  “没事的,”Dylan说道,又加了一勺盐。“前几年出过一场车祸,伤到脑部了,所以我的味觉有些失灵,得放很多的盐我才能尝到味道,反应速度也变得十分迟钝。”

  “噢,”Thomas眼睛一下变得亮晶晶的,像泡了一大壶苦咖啡,一不小心就会晃荡着流出来,“对不起。”

  “这并不关你的事。”Dylan柔声道。

  “这当然关我的事,”Thomas急切的打断道,“你是为了救我。”

  “你是当初那个小男孩?!”Dylan震惊了,他忍不住问道, “我记得你应该没有出什么事,你是怎么死的?”
  

  “白血病。”Thomas轻描淡写的说道,似乎对此毫不在意,“那次车祸多亏了你,我没出什么事,只是手臂擦破了一条,后面福利院的玛丽阿姨带我去医院治疗的时候查出来的,也有好心人陆陆续续的捐款,治了两年,后来治不好了就死了。”

  “然后又当鬼当了两年,今年万圣节我终于够资格可以出来玩了,我就来找你了!”Thomas晃了晃头,俏皮的卷发在脑袋上一弹一跳,让人想揉一把,接着他揉了揉肚子可怜巴巴的说道,“今天我找了你一整天,没吓到一个人我都要饿死了。”

  Dylan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那次车祸可以说改变了Dylan前半辈子的人生轨迹,他原本将会是一个前途无量的足球运动员,可如今…他长叹了一口气,他以为他至少救下了一条生命,没想到Thomas居然患上了白血病——真是命运弄人。

       “没人会觉得针孔吓人的。”Thomas捋起袖子,Dylan看到那苍白的胳膊和和手背上一排密密麻麻的针孔。“只有像狼人一样尖锐的獠牙,巫婆一样血红色的眼睛才能吓到人。所以每年万圣节我都要饿肚子,我长的一点也不可怕。”说着,Thomas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

  他还是个无忧的孩子,似乎在那个世界也过的不错,Dylan这么想着,突然又不觉得难受了。

  “今天没有朋友来和你过节吗?”Thomas问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他们联系了。”Dylan迟疑的说道,事实上他已经很久没有外出过了。

  “哎,”Thomas又叹了口气,“真拿你没办法,看来我只能当你的朋友陪你过节了。”





  陪一个小鬼过节就是得被迫穿上一件黑漆漆的斗篷,还要戴上劣质的夜光獠牙大晚上的跑出去惊吓路人。

  “毕竟我肚子真的很饿,”Thomas理直气壮。“作为我的好朋友,你得帮助我,玛丽阿姨说过,好朋友之间都应该互相帮助。”

  Dylan有些僵硬,他已经好久没有来到过大街上了,他只好按照Thomas的指示躲在一边,然后突然跳出来——虽然手法很粗糙老套,但效果居然还不错——这得归功于他那身壮硕的身形和隐藏在兜帽下蓬松茂密的大胡子,在夜晚中真的有些吓人。

  这一切只为了填饱Thomas的肚子。

      “这个人的惊吓是香橙巧克力味的!”

      “肉桂苹果!”

      “蜂蜜蛋糕!”

      Thomas故意用一惊一乍的语气在Dylan耳边喊到,希望能吓到他,可这毫无效果。

      “柠檬……薄荷,啧,我讨厌薄荷。”

      他们还遇到了真正的狼人和女巫,而当Thomas偷偷在Dylan耳边说出来的时候,他心满意足的又从Dylan身上得到了几颗焦糖苹果味的惊吓糖果。





      “吃饱了吗?”

  一人一鬼瘫在道路边的长椅,一个是跳来跳去了一晚上累的,一个是撑的。

      “嗯!”Thomas得意的晃了晃装了一大半的黑布袋,有微弱的亮光从里面透出来,“我还装了不少惊吓糖果,回去之后可以吃好久了。”

      Thomas看了眼Dylan腕上的手表,有些低落,“可惜万圣节快要结束,我马上就要走了。那个地方黑漆漆的一点都不好玩。”

      Dylan下意识的想拍拍Thomas的肩,手却从肩膀处直直的落了下去,手掌像是穿过了一阵微风。

      “噢,我又忘记了。”Dylan收回了手,有些懊恼。

      “等到午夜就可以了,不过到那个时候我也要走了。”Thomas安慰道,他抽了抽鼻子,“你带我吃了好多好吃的,我真舍不得你。”

        Dylan不知回复什么,他又无法触碰到Thomas,于是他们开始陷入沉默,但无人尴尬,这种安静的氛围很舒服,很惬意,Dylan好久没有这么轻松的坐在外面的长椅上,享受一段夜晚的时光。

        自从那场事故之后,他的生活浑浑噩噩,只能说是一团糟,Dylan开始讨厌与人交谈,因为他总是该死的反应迟钝,可今天这个突然出现的“小捣蛋鬼”却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感受,Thomas拉着他出门,然后像个幼稚鬼一样到处恶作剧,仿佛他又重新掌握了正常交流的能力,苟延残喘死水一般的生活开始有了生气。

        午夜的钟声敲响,Thomas突然伸过手来——牢牢的——握住了Dylan的手掌。

        Dylan有些讶异的捏了捏手心里纤细的稚嫩的小手,冰冰凉凉的,他捏住了一阵风。

        “明年再见哦。”Thomas笑眯眯的看着他,即使是这样的表情他的眉头依旧还是皱着,喉咙里发出愉快模糊的“哼哼”的笑声。

        Dylan突然很想伸出手把那眉头捋平,可他还没来的及动作,手心里的触感就消失了。

        “你要多交点好朋友,这样生活才有意思,你也得记得我,要不然下次我就找不到你了。”Thomas仰着脸认真的说道,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半透明了,昏黄的路灯照着他,给他浇上一层薄薄的蜂蜜。

        真是可爱的小孩啊,Dylan想到,他感觉自从味觉失灵后,嘴里久违的泛起了甜味。

        Dylan答应道,“我不会忘记你的。”

        话音刚落,Thomas便消失了,连着那一袋惊吓糖果。

        路灯的光线落在Dylan身边空无一人的长椅上,又变得普通起来。

        “明年万圣节再见。”Dylan对着Thomas消失的地方轻声道,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托你的福,现在周围的空气也是甜的了。”




        ——END——

啊啊啊啊啊摇摆桑太可爱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着小迷宫甜甜的花絮还是有些难过……

戏外他们相拥,戏中已定死别


新人第一剪,献给移动迷宫。❤️❤️❤️ B站过审啦(av号:33648908)虽然剪的很粗糙,但是希望大家能喜欢✊✊✊

BGM是我自己非常非常喜欢的音乐,用此借花献佛,真挚表白,我永远喜爱迷宫里的每一个角色😭

【移动迷宫全员/燃向】Star Sky

[Newtmas]拯救Newt需要一个吻

※看电影时的一个脑洞罢辽,写了一小段

※Newt不准死(发出逆天改命的声音)



        “Minho被人送到医疗部去了,”Teresa看了眼身侧人,心下隐隐不安,“Thomas,医疗部在大楼的另一边。”

        “我要跟你一起去。”

        “不行!”Thomas反射似的吼道,刺耳的警报声拉扯着他的脑部神经隐隐作痛,他的心跳得飞快。

        “Newt,你不能去。”Thomas按压下烦躁,撇了一眼Gally,语速飞快,“你得呆在这,等到Gally拿到血清,我们再汇合。”

        “可是你不能一个人去,”Newt同样坚定,但他很快说不出话来。

        他被Thomas用力的抱进了怀里。

        “听我说,”他们脸颊相贴,Thomas灼热的嘴唇就抵在他的耳垂上。

        Newt僵直住了手脚,一时口干舌燥,身后的Gally大声的骂了几句脏话,可他们无暇顾及这些。

        “你体内的病毒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Thomas说道,“呆在这,先把血清打了,再来找我。”

        没等Newt回答,一个凶狠的吻便落在了他嘴唇上,这都无法算作一个吻,只能算是两个人将唇瓣磕碰在了一起。Thomas用力的在Newt脸上碾过,他们嘴唇同样的干燥起皮,只是一个碰面,皮肤就崩裂开来,一截湿润的舌头带着淡淡的血腥气和火药味侵入到Newt的口腔里,很快又离开了。   

        “保护好自己。”

        在Gally翻着白眼和Teresa不安的催促下,Newt终于妥协,他对着Thomas快速离开的背影大声喊到。

        “等我过去找你。”

  

      
    

        

[Dylmas]身高差

※ 因为@茶紅與鬆餅 这个人丢我一人在地铁口等了她了一个小时,无聊下的产出。

※无脑小甜饼,ooc预警



[是年轻男孩们谈恋爱的傻逼日常。]


        最近的一次测量,Thomas比他高出一厘米。

        Dylan有些不高兴了。

        “怎么会呢?”Dylan紧紧贴着Thomas的肩膀与他并立,又伸手把他长长的有些蓬松的头发按压下来。

        Thomas有些无奈,任由Dylan在他头上折腾,可无论怎么做,Thomas还是要比Dylan高上一厘米。

        “啊啊啊啊你怎么长的这么快,”男孩跳起来用手臂环住Thomas的脖颈,一大半的身躯带着少年燥热的体温压在背上,迫使他不得不低头弓背。

        Thomas脸上终于忍不住勾起一丝得意,他还没来得及发出嘲笑,下一秒一个响亮的亲吻落在了他的嘴角。

        “真讨厌,以后和你接吻都要抬头了。”Dylan嘟囔着,看见自己的男朋友红了耳廓,又忍不住咧开嘴笑了。

        他突然伸手环住Thomas的腰,轻松的从身后将Thomas抱了起来。

        “幸好,体重还是这么轻。”

        之后每次接吻都突然会被自己男朋友抱起来的Thomas终于忍不住提出了抗议。

        “只不过一厘米而已!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好吗?!!”

        Thomas向前一步,在还想说些什么歪理来抗议的Dylan的嘴唇上落下一个轻快的吻。

        “你看,我们只需要靠近彼此,就足够接吻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