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小白文笔渣,没什么文风
只填脑洞,不混圈 主HP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爱情盟友和非分之想的后续都只写了一半,
但是又好想开个ABO的德哈车啊…

【德哈】爱情盟友(上)

[来自四月份的百fo点梗文…现在已经快要十月了,不要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填坑…]

[前排谢谢 @念稚 的点梗:双向暗恋的小甜饼_(:з」∠)_其给实一直有个梗就是两个人吵架互怼然后被吐槽老夫夫(类似犬狼)或者是马上情人节为了表白成功发明了什么起哄器,就是识别到有人表白就会喊together这样的,然后一群人围过来,结果有一次拽哥和哈利互怼被识别然后起哄哈哈哈哈,可能有点奇怪的脑洞(笔芯)]

[之前发过一次,删了重新修改。ooc我的大锅]
  
  (一)
  
  “你还在为恋爱时不知道应当做些什么而烦恼吗?”
  
  “还在傻乎乎的看着其他的情侣一对对甜蜜自然的互动而感到无可奈何吗?”
  
  “我想,你或许可能一定的需要一个爱情盟友!!!”
  
  ……
  
  ‘说实话,是我先追求的奥丽莎,她是那么的美丽迷人,所以导致我在和她谈恋爱时总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做些什么,无趣又乏味。我甚至感觉最近她对我有些冷淡了!好在我果断的在韦斯莱笑话商店购买了第一代的爱情盟友,它的效果真的是无比的惊人!它使我和奥丽莎的感情变得比以前更好了!感谢韦斯莱兄弟!——克拉斯·埃德利亚·莫维奇’
  
  ‘我们已经结婚五年了,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新奇有趣的玩意儿,它使我的老公变得更为浪漫且迷人!我们现在的感情甚至比以往热恋时期更好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购买者’
  
  ……
  
  “韦斯莱兄弟最新研制出的第一代‘爱情盟友’!只需一枚金加隆三枚银西可,帮助你走出爱情中甜蜜的困境!使你与你的恋人感情更上一层楼!欢迎前来订购!PS:接受匿名猫头鹰的预定。”
  
  (二)
  
  这是一个天气相当糟糕的星期天,霍格沃兹城堡外电闪雷鸣,甚至连大厅的天花板上也是乌云密布,所以即使是早上,大厅也点燃了不少蜡烛使其漂浮在空中,避免过于阴暗。
  
  真让人难以相信这是已经入冬了的天气。
  
  哈利昨晚上做了一整晚的噩梦,醒来时只能回想起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直到他在格兰芬多的长桌旁坐下时,大脑依旧昏昏沉沉的有些胀痛,就好像昨天他的大脑抛下了他的身体独自疯跑了一晚上马拉松那样的疲倦。
  
  今天早上要不是罗恩一直催促他起床的话,他肯定会栽回被窝里来个香甜的回笼觉。
  
  “哇!”
  
  在离哈利不到三米远的地方,簇拥着的人群开始骚动。哈利艰难的舀了一勺粥送进嘴里,热乎乎的滑进胃里,总算是让他的大脑清醒了几分。
  
  说起来,罗恩呢?
  
  一旁骚动的人群突然传出一阵惊呼,随即响起了一片起哄声,其中还夹杂着些许戏谑的口哨音,嘈杂起来的环境令他的头更昏了。
  
  哈利浑身一紧,说不清为什么下意识的先抬眼向对面望去,眼神逡巡了片刻,果不其然发现那个顶着一头油光水滑金发的混蛋正皱着眉头眼带轻蔑地看了过来,然而,在注意到了哈利的视线之后,马尔福目光闪烁了几分然后满脸阴沉的撇开了眼。
  
  这是什么鬼反应?
  
  没能得到来自于死对头的挑衅与恶意,说不清是喜是悲的救世主郁闷的戳了戳盘子里的煎咸鱼,这才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一旁的人群。
  
  虽然有些困难,但哈利还是从涌动着的人群间隙中看到了那处于中心位置的十分鲜明的红头发,还有那正在与罗恩热情拥吻中的拉文德·布朗。
  
  耳边传来“砰”的一声。
  
  哈利忙扭过头去,只见赫敏面色一沉,算术占卜学的课本被重重的扔在了餐桌上,一旁的粥被震荡的从碗里溅出来一些,洒在书壳上,然而赫敏似乎对此毫不在意。
  
  完了完了,哈利心想。
  
  赫敏怒冲冲的在哈利旁边坐下来,伸手拿过一片吐司,以一种极为粗鲁的手法撕扯着它。
  
  很明显,赫敏也看到了刚刚那一幕。
  
  哈利有些尴尬,他不安的在座位上挪动了一下屁股,这才开口打了声招呼。
  
  “嘿……早上好啊,赫敏。”
  
  赫敏冷漠的“嗯”了一声,脸上像结了一层霜。
  
  哈利识趣的摸了摸鼻子,试图专注于自己的早餐。这样的现象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具体来说,就是在罗恩宣布了他决定要和拉文德在一起这个消息之后开始的。
  
  哈利斜着眼瞄向另一边正打得火热的情侣,悄悄地叹了一口气。现在,他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这样冰火两重天的氛围没能持续太久,在罗恩红着脸过来坐在哈利对面的那一刻,赫敏便冷哼一声拿着课本走了,即使她的早餐才刚刚开始。
  
  “她这又是怎么了?”罗恩张大嘴巴,一脸的困惑与不解。
  
  “我现在没法跟你解释清楚,这事得靠你自己明白。”哈利摊了摊手。
  
  “要靠我自己明白?!”罗恩反问一句,他出乎意料的看上去有些恼怒,他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却相反的显得更为尖酸:“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头脑不聪明,十分愚蠢,赫敏向来就与你更加亲密些——现在你们更是拥有相同的秘密……”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有这些——奇怪的念头!如果你真的有这么在乎她的话,”哈利生气的打断了罗恩的话,“你应该去找她,跟她说清楚你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在这跟你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小女友卿卿我我!”
  
  罗恩的嘴张的更大了,这令他看上去分外的愚蠢,“我对赫敏?不不不,你是不是误会些什么了?我对她可从来没有什么除了朋友之外的感觉。”
  
  哈利深吸一口气,有些无话可说。
  
  气氛一下冷了下来,不过罗恩很快干咳了两声强行的转移了话题,“对了,给你看一个好东西。”一边说着一边递过来一个亮晶晶的玩意儿。
  
  “这是什么?”虽然不感兴趣,但是哈利还是配合的接了过来,那是一个艳俗的桃粉色水晶心形胸针,他尽量控制着不让嫌弃的表情看上去太过于明显。“这是女孩子用的吧,你不给拉文德,给我干什么?”
  
  “哎呀,男女都可以用的,反正是个好东西,你拿着就行。”罗恩促狭的朝哈利挤了挤眼睛,“说不定能帮你找到个女朋友呢。”
  
  哈利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拉文德已经悄悄的走到了罗恩身后,一脸天真甜蜜的对哈利竖起食指在嘴边无声的“嘘”了一下。
  
  哈利挤出一个微笑,在他们即将像两只八爪鱼一样将嘴部的吸盘或者是身体各处的吸盘紧紧的黏在一起之前离开了餐桌,随意的将那个艳俗的胸针放进了口袋,想着等下等罗恩有空了再还给他吧。
  
  (三)
  
  有些茫然的在城堡各处转了转,星期天没课,外面的天气又太过糟糕,城堡内到处都是人,偏僻一点的走廊也不能去,哈利妄图穿越过一条,走完碰到了不下三对情侣。在阴暗的角落里拥抱着彼此,他甚至看到了一对金发情侣,他有些忐忑的接近然后发现那并不是马尔福。
  
  过了一会哈利才反应过来,自己果然是睡不好脑袋出问题了,瞎忐忑个什么劲。
  
  思来想去,哈利还是决定去图书馆完成他明天要交的变形课作业,正好他现在离格兰芬多的塔楼并不远,只需要回去拿了羊皮纸和墨水就好了。
  
  图书馆的人跟外面比起来还好不算很多,哈利找了个偏僻的角落放好东西占位置,然后在有关高级变形魔咒原理及衍生的资料区挑挑拣拣好一会儿,还是没能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不禁有点心烦意乱。
  
  哈利打了个哈欠,如果不是麦格教授那严谨的气场和面容威胁力实在太大,他真的要考虑是不是改回宿舍睡一会。
  
  眼角的余光处有一抹亮色闪过,哈利敏感的看了过去,然后从书架间宽大的缝隙处,看到了距离他有两个书架远的马尔福。
  
  他的面色一如早上那般阴沉,有些小心翼翼的朝图书馆的深处走去(在哈利看来就是分外的鬼鬼祟祟),他还时不时的往后望上几眼,似乎在看有没有人注意到他。
  
  马尔福又要做什么坏事了!哈利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内心因为这个猜测忍不住兴奋起来,他似乎感觉自己听到了血液咕噜咕噜流动的声音,头脑都清醒了不少。
  
  马尔福行进的速度很快,目标性很强。没多久,他便在其中一个书架前停了下来。这里几乎是图书馆的另一侧了,自从一年级为了寻找尼克·勒梅粗略的来过这里找过资料后哈利再也没来过……马尔福应该是愣住了一段时间,然后才下定决心从面前的书架上抽下来一本书,然后就站在原地快速的翻阅起来,在看到某处时速度慢了下来,一边看还一边小声的念叨些什么。
  
  没过一会(哈利估计超过不了十分钟),马尔福便合上了那本书将它放回原处,又四处望了一下,哈利忍不住蹲了下来——确定没人看到自己后,马尔福才原路返回出了图书馆。
  
  直到确定脚步声走远之后,哈利这才起身拐了个弯来到了马尔福先前所站的位置,回想了一下那本书大概的位置,将范围缩小到三本书之间。
  
  额。
  
  ——《如何确认你的性偏好》
  
  ——《同性恋与巫师起源之间的联系》
  
  ——《1000对男巫与男巫的秘密情史》
  
  好像不用确认什么了。
  
  哈利惊讶无比惊心动魄惊慌失措惊喜连连的发现,原来德拉科·马尔福他——是个gay!
  
  

把一些小糖块和玻璃渣放到子博 @钺钺与舟 去了,准备没事的时候摸摸鱼(ง˙o˙)ว
开学这几个星期太忙了,好多排练和编创作业需要完成,所以得过一段时间再更文_(:3」∠❀)_

十九年后

(图源百度)

【德哈】非分之想(一)


        [ooc预警!]  

        [私设注意。]   

        [写在前面的碎碎念:单纯想写一个苦苦的暗恋着少爷的小哈,顺带练笔,想写正剧啊(o`ε´o),前面发的一次翻车了唉,谢谢刚刚为我点红心和评论的小天使!]

  “哒、哒、哒……”

  清脆的叩击声自耳旁传来,哈利·波特皱着眉头,不耐烦的伸了伸隐藏在办公桌下僵硬了许久的双腿,手中的笔却未停下。一旁堆积到摇摇欲坠的文件山提醒着他,现在不能分心必须得将这些该死的……

  “哒、哒、哒……”

  叩击声依旧不停歇,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的吸引着我们的救世主的注意力,大脑微微的一晃神,大块的墨汁便在羊皮纸上晕染开来。回过神来的哈利匆忙的从腰侧抽出魔杖,下意识的对着羊皮纸使用了一个‘清理一新’,发现这样做将羊皮纸上原本的文字记录也给清空了。

  FU*K!

  哈利恼火的丢开手中的羽毛笔,身体却依旧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是稍微的偏过头去,眼神悄悄的黏在了站在斜前方那人背对着他的身影上。

  ——德拉科·马尔福。

  即使是魔法部所要求统一着装的制服,穿在那人身上也是莫名的贴身契合,随着身体前倾带起的衣服褶皱勾勒出的诱惑腰线,再到其下包裹在略微紧身的制服裤中的修长双腿,马尔福似乎在跟那办公桌后的人在小声的闲聊着些什么,左腿弯曲着交叉勾踏在右脚后方,擦得亮黑的精致小牛皮鞋正无意识的轻点着地板,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不经意的侧过来的小半张脸上柔和的微笑透露着马尔福此刻的好心情,略微有些偏长的金发散落在白皙圆润的脖颈处,在透窗照射进来的阳光下滟潋出一种璀璨的白。撑在身侧的手在纯黑色的办公桌面的衬托下也是格外的洁白细腻,还有——那腰臀间挺翘的弧度……   哈利不由得轻声咽了口唾沫,垂在一旁的左手缓缓握紧,长袍遮掩下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生了些变化。

  该死,该死!

  别误会,他和马尔福之间可没有什么除多年宿敌以及普通同事之外的关系!

  更何况现在——

  坐在办公桌后被马尔福所遮挡住的女孩站起身,从桌后绕了出来,一头柔软蓬松的金发在脑后用红宝石制的玫瑰发卡挽了一个漂亮的发髻,明艳的面容因为甜蜜像是镀了一层柔光;马尔福也随之转过身颇为绅士的将胳膊弯曲以方便阿斯托利亚挽住他的手,似乎注意到了哈利望过来的视线,两人都微微点头以示友好,阿斯托利亚还礼貌性的露出了一个略显羞涩的微笑,那只挽住马尔福的手上,牢牢套着手指的金属制小圆圈闪着刺目的光。

  哈利盯着那双眉梢间尽是冷漠的灰色眼睛,缓缓的回了一个微笑。

  ——不过点头之交。




  事情本不该发展成这样。

  哈利瘫坐在家中的沙发上,有些疲惫的将皮带解开,(此处省去五指姑娘的166个字,没什么好看的。)




  那是一场十分低调的订婚宴。

  相对于德拉科·马尔福来说。

  在哈利接到德拉科·马尔福递过来的请帖时,他有些诧异。虽然自从战后他与马尔福的关系并不再像以前在霍格沃兹时那么针锋相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关系有缓和到可以邀请对方参加订婚宴的地步,直到看到请帖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与他同一个部门的小阿斯托利亚竟然就是马尔福的未婚妻。

  订婚仪式在马尔福庄园举行,没有哈利·波特想象中的那么华丽宏大,他们似乎只邀请了一小部分关系亲密的亲人及朋友,这令哈利有些尴尬,除了同部门的一两个人之外他并不熟识其他人。

  他本可以拒绝的,可是他该死的在接到请帖的那一刻头脑发昏的答应了下来。而在收到答复之后,马尔福毫不犹豫扭头就走的动作将哈利原本想要推拒得到话语硬生生的咽在了喉管之中。

  所以现在他只能站在大厅的角落处小口的啜饮着手中的香槟,随意的附和着前来找他攀谈的陌生人的话语,目光下意识的跟随着马尔福——他穿着得体华丽的传统巫师礼服,正游刃有余的招待着宾客,头发全向后梳用发蜡固定,露出了光洁的额头,这令哈利想起了马尔福一,二年级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那些记忆居然还如此鲜明,一时之间竟不能将记忆中的那个小混蛋马尔福与眼前这个颇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挂上勾。

  的确,战后他们相见的次数可是屈指可数,虽然同在魔法部,但毕竟不是一个部门。而且马尔福从来没有来过哈利所在的部门找过阿斯托利亚,所以在得知那个性格活泼长相甜美的少女是马尔福的未婚妻时哈利才会那么震惊,他对此完全不知情。

  战争成为了过去,每个人对新生活都适应的很好。

  赫敏与罗恩已经在三个月前完成了婚礼,如今正处于黏糊糊的新婚蜜恋,金妮自从跟他分手后辞去了温布恩黄蜂队的追球手职位转去圣戈芒医院担任了一名护士,正跟其中一位医生处于热恋中据说也快准备订婚了。乔治一个人将韦斯莱笑话商店经营的红红火火,似乎所有人在经历过战争之后都变得更加坚强,只有他对此无所适从。

  哈利·波特前半生的所有作为都是杀死伏地魔,并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几乎失去了所有。而当这个目标达成后,哈利却发现,他连唯一的人生目标都没有了。唯一得到的就是一个金光闪闪的‘救世主’的光环,他没有一个亲密的人诉说苦闷,他仅有的朋友们也出双入对,他总不好意思插足其中成为一个电灯泡——而现在,即使是德拉科·马尔福,也快要结婚了。

  哈利怔怔的看着马尔福向众人高调宣布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将成为他的未婚妻,看着他望向脸上漾着幸福微笑的女孩的温柔侧颜,看着他矜持的低头将亲吻印在女孩的唇上……

  从始至终,马尔福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哈利捏紧了手中的酒杯,他见过无数种马尔福脸上所展现过的表情,挑衅的、轻蔑的甚至是脆弱的、狰狞的……只因为在霍格沃兹——哈利人生中最重要的那几年,无论何时何地,他都能得到来自于斯莱特林的混蛋德拉科·马尔福的高强度的关注以及恶作剧,只要他和马尔福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那么总会有一双包含戏谑和恶意的视线紧紧跟随着——他,哈利·波特,而不是什么阿斯托利亚。

  刚刚灌下去的酒液仿佛燃着火焰从口腔一直烧到喉管,然后,“哧啦”一声重重的坠入冰冷的五脏六腑,在一瞬间将它们全部烧毁,只余空洞和残存灰烬。

  这非常的不对劲,哈利对此感到了恐慌,他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他想要离开这里。他匆匆的放下酒杯,急切得向外走去。

  “嘿,波特。”

  熟悉的嗓音让哈利定住脚步,身体下意识的紧绷。他转过身扯出一个自以为得体的笑容,“马尔福。”

  狭长锐利的银灰色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哈利感到一阵不自在,为那关注的视线浑身发麻更为他刚刚怪异的心理感受而羞怯。

  德拉科·马尔福是一个人过来的,旁边并没有跟着他那迷人的未婚妻,这令哈利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不祝贺一下我吗?”马尔福脸上又扬起一抹熟悉的假笑,他高高的挑起一侧眉毛,递给哈利一杯酒,“作为救世主,或者是老同学?”

  哈利接过那杯酒,细长的酒杯握柄让他们难以避免的将指尖触碰在一起,像是激起了一簇火花,哈利尽量使自己不为马尔福那细密的淡金色睫毛感到头晕目眩,轻轻的与马尔福碰了个杯,“当然,恭喜你能找到……愿与之共度一生的伴侣,祝你和阿斯托利亚能幸福长久。”

  “你是认真的?”马尔福反问道。

  “什么?”

  “没什么,”马尔福垂下眼,漫不经心的将那杯酒一饮而尽。咕哝道,“你是认真的。”

  

 

    最终哈利成功逃离了那场宴会,却从那天起陷入了一个更大的噩梦。

    他爱上了德拉科·马尔福。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绝望了。  

 
  ——TBC——

完整在这☞ 戳我

回头看了看自己写的文真的是好ooc(-ι_- )

迷情剂后面的情节已经想好了,但是写不下去,准备将迷情剂重新修改,自己看了都辣眼睛...

所以迷情剂这篇文准备删掉,之后修改完毕再重新放上来。点梗的那篇女装车小番外不会删。

爱情盟友也删了,准备写完一起放上来!(๑°3°๑)

想锻炼自己,走正剧风了(◦`~´◦)

安利大家一个视频,HP群像的。

剪的很好,配上BGM看得我头皮发麻。

双子在其中只有两个镜头,却让人觉得美好的不行,又虐的心痛。

在看完视频那一刻,我很难过,似乎刚刚才反应过来HP的故事已经完结,而其中的每个人物都已经经历了残酷的成长历程,走到了他们应有的结局。

最后,还是那句话,霍格沃兹永不毕业。

【德哈德】违心人与真心话(下)

※人物重度ooc预警!无脑无差…算是甜文?

※假定哈利得了一种关于语言的疾病,前期病症表现为心里想的什么,那么说出来的话便是相反的(违心人)。后期病症表现为只能说真话(真心话)。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崩的一塌糊涂。

※如果有喜欢这个设定的,可以拿去用。自己写的真的没眼看。

(二)

    总算明白自己得的是什么怪毛病了的哈利很快针对这种情况想出了对策。
   
    只要在心中说反话就好了嘛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太机智了——!

(三)
   
    哈利在看到对面走过来的体型差异巨大的斯莱特林三人组,下意识的绷住了身子。
   
    在内心开启了疯狂赞美模式后,等到马尔福走到面前时,哈利抢先开口道:
   
    “咳,马尔福,昨天的事你全忘了吧,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也不喜欢你的头发。”
   
    德拉科显然愣了一愣,冷哼一声撇过头高傲道:“谁稀罕你喜不喜欢,臭破特。”
   
    然后用力的撞了下哈利的肩,领着两个大块头从他们身侧快速走了。
   
    成功了!小哈心满意足,连被撞了一下都不在意。
   
    罗恩发现哈利又恢复了正常,就是每次开口说话前总是会慢那么一两秒。

    不过,他还是舒了一大口气,用刚抓了鸡腿的油乎乎的手拍了拍哈利的肩。

    “太好了,兄弟。你再像昨天那样下去,我都要以为你是被马尔福下了什么爱的诅咒了。”
   
    ……爱的诅咒?那是什么鬼!
   
————————————————————————

    委屈巴巴的德拉科:那个破特昨天果然是脑子坏掉了!
   
    从巫师袍的口袋里摸出一个绿色包装的小礼物的德拉科:幸好还没给破特,要不然又被拒绝了,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四)

    不管你相不相信,时间总是像你口袋中的金加隆一样哗啦啦流逝的飞快。
   
    转眼间,他们就升上了二年级。
   
    然而,哈利只能说反话的毛病并没有消失,他曾经找过庞弗雷夫人,但是她并没能检查出什么毛病来。

    虽然每次说话前都要在心里说反话这种事真的是非常麻烦,但哈利对此没有任何办法,好在日子久了就习惯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的一学年里,哈利和罗恩交到了一个新朋友!
   
    赫敏是一个女生,拥有一头长长的毛茸茸的褐色卷发,哈利和罗恩私下一致认为从背面看真的很像缩小版的海格,不过他们从来没敢说出来,毕竟魔法史的笔记还是很重要的…
   
    赫敏在听说了哈利这个奇异的小毛病之后就来了兴趣,在图书馆开始了一轮的资料查找,但是直到现在却也没有半分头绪。
   
    最后,赫敏只好说道:“看来只能等到哪天它自己恢复正常了。”

————————————————————————
   
    赫敏:哈利居然到现在还没有精神分裂…(瞄了一眼一旁傻乎乎的罗恩)啧,好像找到原因了。
   
(五)

    情况发生转变的那一天很快到来。
   
    这天一大早,哈利起床直到洗漱完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直到他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碰到赫敏准备打招呼时…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woc…我该不会是要哑了吧???
   
    赫敏疑惑的看着他,然而没过几秒,哈利突然感觉喉咙一阵轻松,下意识的开口说道:“晚安。”
   
    赫敏一脸‘你果然还没睡醒吧’的了然,回道:“早安。”
   
    “咦,我刚刚说的是晚安?可是我只能说反话的话,我在心里想的晚安,说出来应该是早安才对啊?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我的病已经好了吗?我再试一试好了。赫敏早上好。咦,说出来了,我的病真的好了呀哈哈哈哈真开心啊好轻松的感觉。”
   
    赫敏一脸怪异,“哈利,我觉得,你的病应该加重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把心里想的事全说出来了?”
   
    “天啊,我就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下可怎么办,要不然试一下一整天不说话好了…”哈利用手将嘴紧紧捂住,然而,只要大脑还在思考,话语就忍不住从嘴缝中漏出来,“赫敏今天的头发没有梳好,从背后看更像海格了,不行啊,只要心里想到什么就会说出来,我控制不住我的嘴巴,我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你说什么像海格?”赫敏黑着脸问了一句,“这一周魔法史的笔记你自己抄吧!”头发一甩气呼呼的走了。
   
    “…我这个毛病到底要怎样才能好?难道要像之前一样持续一年?不要啊啊啊…”
   
(六)
   
    吃早餐时
   
    “今天的肉粥煮的挺好的,鱼有一点咸了,南瓜汁果然还是很好喝要是是冰镇的就好了,天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讲话啊…”
   
    罗恩凑过来:“哥们,你从刚刚开始就一个人自言自语什么呢?”
   
    “没什么,不要把你抓鸡腿的手放我背上。”
   
    魔药课
   
    “…泡泡茎切段…在药剂颜色变成乳白色的时候再丢进去,然后顺时针搅拌十五圈…一圈两圈…十五圈…倒进磨碎的蛇牙,这时候药剂会变成暗蓝色 …我的怎么是亮蓝色?算了,不管他…咦,马尔福就做好了?这样从后面看腿好细呀,脖子也好白…他过来了,赶紧低头!”

    魔法史课

    “呼噜噜噜噜…”

    飞行课

    “好高风好大好舒服!”

    日常互怼时间

    “哼,破特,听说今天的魔药课你又得了一个p?”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在那小声嘀咕噜些什么?”

    “哇,你不要靠我这么近,有点香…不是!睫毛好长…不是…你走开,马尔福。”

(七)

    哈利:“我刚刚到底在想些什么?”

    罗恩(凑过来):“嗯?没听太清楚,就听到几句金发,皮肤好白什么的?把你的魔药作业拿来看看。”

    哈利:“不听不听,自己写去。”

(八)

    经过一番深刻的自我剖析,哈利终于明白这个病到底带来了什么影响。

    在内心疯狂赞美自己死对头一年的后果就是成功的自我攻略了。

(九)

     “德拉科,我喜欢你!你眼睛好看,不是,我不是要说这个…我就想说我挺喜欢你的。”说完这句话,哈利突然发现自己的病似乎好了不少,现在明明内心还在胡思乱想,但至少能完整的断句。

    德拉科os:这个破特又要干嘛?以为我还会在上当吗?要是连续三次被拒绝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德拉科:“哦,是吗?离我远点,巨怪破特。”

(十)

    随后,小哈开启了漫漫的追夫之路。

————————————————————————

    凑个十,十全十美(:3_ヽ)_
   

【德哈德】违心人与真心话(上)

※算是个无差小段子,人物重度ooc预警

※假定哈利得了一种关于语言的疾病,前期病症表现为心里想的什么,那么说出来的话便是相反的(违心人)。后期病症表现为只能说真话(真心话)。

※小白文笔,名字还取得烂(躺)

※时间设定为小哈他们一年级的时候

(一)

    今天早上起来,哈利突然感觉自己喉咙有些不太对劲,十分干涩还有些痒痒的。

    想咳又咳不出来,唯一可以肯定自己并没有感冒。

    因为哈利摸了摸鼻子,嗯,没有流鼻涕,那就没有感冒。

    那这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马上就要上课了,哈利也来不及多想,便抱着课本和罗恩一起奔向课室。因为太过匆忙所以在经过拐角的时候一时之间没太注意。

    “砰!”

    “哎哟!”

    哈利被罗恩拉了起来之后,赶忙想向面前被他撞倒在地的人说对不起,结果没想到说出来的话居然是:

    “你没长眼睛啊?”

    哈利瞪大了双眼,原本想要去帮忙的手下意识的摸向了自己的喉咙。

    “破特!”带着强烈不满的小奶音响起,“你才没长眼睛,撞到人了不知道说道歉吗?!”

    面前那人拒绝了克拉布的帮忙,慢吞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眯着眼看向哈利,明明年龄还小眼角便已生的有些细长锋利。“你把我头发都弄乱了!”

    马尔福!

     又是你这个讨厌鬼!

     你的头发天天梳的油死了,弄乱了才好!

    哈利气红了脸,面前的马尔福却也跟着一点点的羞红了脸。

    我骂他,他害羞什么?!

    然而在视线接触到一旁罗恩惊恐的表情,小哈利突然发现有些地方不太对劲…

    他刚刚喊出口的好像是…

    “德拉科,我可喜欢你了,你的头发很好看。”

    哈利忍不住红着脸与小马尔福对视了几秒,转身抓住罗恩就跑。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整天,

    (魔药课上:马尔福,别多管闲事。)

    “德拉科,你能教我怎么做魔药吗?”

    “……”
   
    (课间休息:马尔福,别来招惹我们。)

    “德拉科,我们一起玩吧。”

    “……”

    (变形课上,不信邪主动出击的小哈:马尔福,你这个针变得真烂哈哈哈哈)

    “德拉科,你做的已经挺好的了。”

    莫名奇妙被安慰了一波的小龙:“……哦  ̡,Ծ.Ծ,, ”

    ——————————————————————

    每次挑衅都被死对头夸奖并亲近了一番的德拉科今天有些摸不着头脑:破特今天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就是背后藏着什么大阴谋!!【然而内心还是有些小欢喜】

    与之相反的是,明明才十一岁的小哈利,今天突然有点怀疑人生。

【德哈】迷情剂(一个小番外)

又翻车了,我很难过,原谅我再发一次

学会制作超链接啦,感谢 @天黎 小天使

前排谢谢 @核桃w 的点梗!
后续也会发在这里(◍•̅ ȷ̫ •̅◍)
与正文联系不大(ゝ。∂)
排雷!有少爷女装!女装!女装!

小番外①
http: / / 小番外①

小番外②
http: / / 一发假车

小番外③(完结)
http: / / 一发破车

第一次开车啊啊啊,卡的要死,终于写完了。
本来是想描写德哈第一次那种青涩的感觉,结果…
自己不敢回头看第二遍…
果然…以后…还是只写清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