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主德哈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德哈】非分之想(一)


        [ooc预警!]  

        [私设注意。]   

        [写在前面的碎碎念:单纯想写一个苦苦的暗恋着少爷的小哈,顺带练笔,想写正剧啊(o`ε´o),前面发的一次翻车了唉,谢谢刚刚为我点红心和评论的小天使!]

  “哒、哒、哒……”

  清脆的叩击声自耳旁传来,哈利·波特皱着眉头,不耐烦的伸了伸隐藏在办公桌下僵硬了许久的双腿,手中的笔却未停下。一旁堆积到摇摇欲坠的文件山提醒着他,现在不能分心必须得将这些该死的……

  “哒、哒、哒……”

  叩击声依旧不停歇,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的吸引着我们的救世主的注意力,大脑微微的一晃神,大块的墨汁便在羊皮纸上晕染开来。回过神来的哈利匆忙的从腰侧抽出魔杖,下意识的对着羊皮纸使用了一个‘清理一新’,发现这样做将羊皮纸上原本的文字记录也给清空了。

  FU*K!

  哈利恼火的丢开手中的羽毛笔,身体却依旧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是稍微的偏过头去,眼神悄悄的黏在了站在斜前方那人背对着他的身影上。

  ——德拉科·马尔福。

  即使是魔法部所要求统一着装的制服,穿在那人身上也是莫名的贴身契合,随着身体前倾带起的衣服褶皱勾勒出的诱惑腰线,再到其下包裹在略微紧身的制服裤中的修长双腿,马尔福似乎在跟那办公桌后的人在小声的闲聊着些什么,左腿弯曲着交叉勾踏在右脚后方,擦得亮黑的精致小牛皮鞋正无意识的轻点着地板,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不经意的侧过来的小半张脸上柔和的微笑透露着马尔福此刻的好心情,略微有些偏长的金发散落在白皙圆润的脖颈处,在透窗照射进来的阳光下滟潋出一种璀璨的白。撑在身侧的手在纯黑色的办公桌面的衬托下也是格外的洁白细腻,还有——那腰臀间挺翘的弧度……   哈利不由得轻声咽了口唾沫,垂在一旁的左手缓缓握紧,长袍遮掩下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生了些变化。

  该死,该死!

  别误会,他和马尔福之间可没有什么除多年宿敌以及普通同事之外的关系!

  更何况现在——

  坐在办公桌后被马尔福所遮挡住的女孩站起身,从桌后绕了出来,一头柔软蓬松的金发在脑后用红宝石制的玫瑰发卡挽了一个漂亮的发髻,明艳的面容因为甜蜜像是镀了一层柔光;马尔福也随之转过身颇为绅士的将胳膊弯曲以方便阿斯托利亚挽住他的手,似乎注意到了哈利望过来的视线,两人都微微点头以示友好,阿斯托利亚还礼貌性的露出了一个略显羞涩的微笑,那只挽住马尔福的手上,牢牢套着手指的金属制小圆圈闪着刺目的光。

  哈利盯着那双眉梢间尽是冷漠的灰色眼睛,缓缓的回了一个微笑。

  ——不过点头之交。




  事情本不该发展成这样。

  哈利瘫坐在家中的沙发上,有些疲惫的将皮带解开,(此处省去五指姑娘的166个字,没什么好看的。)




  那是一场十分低调的订婚宴。

  相对于德拉科·马尔福来说。

  在哈利接到德拉科·马尔福递过来的请帖时,他有些诧异。虽然自从战后他与马尔福的关系并不再像以前在霍格沃兹时那么针锋相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关系有缓和到可以邀请对方参加订婚宴的地步,直到看到请帖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与他同一个部门的小阿斯托利亚竟然就是马尔福的未婚妻。

  订婚仪式在马尔福庄园举行,没有哈利·波特想象中的那么华丽宏大,他们似乎只邀请了一小部分关系亲密的亲人及朋友,这令哈利有些尴尬,除了同部门的一两个人之外他并不熟识其他人。

  他本可以拒绝的,可是他该死的在接到请帖的那一刻头脑发昏的答应了下来。而在收到答复之后,马尔福毫不犹豫扭头就走的动作将哈利原本想要推拒得到话语硬生生的咽在了喉管之中。

  所以现在他只能站在大厅的角落处小口的啜饮着手中的香槟,随意的附和着前来找他攀谈的陌生人的话语,目光下意识的跟随着马尔福——他穿着得体华丽的传统巫师礼服,正游刃有余的招待着宾客,头发全向后梳用发蜡固定,露出了光洁的额头,这令哈利想起了马尔福一,二年级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那些记忆居然还如此鲜明,一时之间竟不能将记忆中的那个小混蛋马尔福与眼前这个颇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挂上勾。

  的确,战后他们相见的次数可是屈指可数,虽然同在魔法部,但毕竟不是一个部门。而且马尔福从来没有来过哈利所在的部门找过阿斯托利亚,所以在得知那个性格活泼长相甜美的少女是马尔福的未婚妻时哈利才会那么震惊,他对此完全不知情。

  战争成为了过去,每个人对新生活都适应的很好。

  赫敏与罗恩已经在三个月前完成了婚礼,如今正处于黏糊糊的新婚蜜恋,金妮自从跟他分手后辞去了温布恩黄蜂队的追球手职位转去圣戈芒医院担任了一名护士,正跟其中一位医生处于热恋中据说也快准备订婚了。乔治一个人将韦斯莱笑话商店经营的红红火火,似乎所有人在经历过战争之后都变得更加坚强,只有他对此无所适从。

  哈利·波特前半生的所有作为都是杀死伏地魔,并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几乎失去了所有。而当这个目标达成后,哈利却发现,他连唯一的人生目标都没有了。唯一得到的就是一个金光闪闪的‘救世主’的光环,他没有一个亲密的人诉说苦闷,他仅有的朋友们也出双入对,他总不好意思插足其中成为一个电灯泡——而现在,即使是德拉科·马尔福,也快要结婚了。

  哈利怔怔的看着马尔福向众人高调宣布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将成为他的未婚妻,看着他望向脸上漾着幸福微笑的女孩的温柔侧颜,看着他矜持的低头将亲吻印在女孩的唇上……

  从始至终,马尔福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哈利捏紧了手中的酒杯,他见过无数种马尔福脸上所展现过的表情,挑衅的、轻蔑的甚至是脆弱的、狰狞的……只因为在霍格沃兹——哈利人生中最重要的那几年,无论何时何地,他都能得到来自于斯莱特林的混蛋德拉科·马尔福的高强度的关注以及恶作剧,只要他和马尔福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那么总会有一双包含戏谑和恶意的视线紧紧跟随着——他,哈利·波特,而不是什么阿斯托利亚。

  刚刚灌下去的酒液仿佛燃着火焰从口腔一直烧到喉管,然后,“哧啦”一声重重的坠入冰冷的五脏六腑,在一瞬间将它们全部烧毁,只余空洞和残存灰烬。

  这非常的不对劲,哈利对此感到了恐慌,他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他想要离开这里。他匆匆的放下酒杯,急切得向外走去。

  “嘿,波特。”

  熟悉的嗓音让哈利定住脚步,身体下意识的紧绷。他转过身扯出一个自以为得体的笑容,“马尔福。”

  狭长锐利的银灰色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哈利感到一阵不自在,为那关注的视线浑身发麻更为他刚刚怪异的心理感受而羞怯。

  德拉科·马尔福是一个人过来的,旁边并没有跟着他那迷人的未婚妻,这令哈利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不祝贺一下我吗?”马尔福脸上又扬起一抹熟悉的假笑,他高高的挑起一侧眉毛,递给哈利一杯酒,“作为救世主,或者是老同学?”

  哈利接过那杯酒,细长的酒杯握柄让他们难以避免的将指尖触碰在一起,像是激起了一簇火花,哈利尽量使自己不为马尔福那细密的淡金色睫毛感到头晕目眩,轻轻的与马尔福碰了个杯,“当然,恭喜你能找到……愿与之共度一生的伴侣,祝你和阿斯托利亚能幸福长久。”

  “你是认真的?”马尔福反问道。

  “什么?”

  “没什么,”马尔福垂下眼,漫不经心的将那杯酒一饮而尽。咕哝道,“你是认真的。”

  

 

    最终哈利成功逃离了那场宴会,却从那天起陷入了一个更大的噩梦。

    他爱上了德拉科·马尔福。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绝望了。  

 
  ——TBC——

完整在这☞ 戳我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