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主德哈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德哈】爱情盟友(中)


[前排谢谢 @念稚 的点梗:双向暗恋的小甜饼_(:з」∠)_其给实一直有个梗就是两个人吵架互怼然后被吐槽老夫夫(类似犬狼)或者是马上情人节为了表白成功发明了什么起哄器,就是识别到有人表白就会喊together这样的,然后一群人围过来,结果有一次拽哥和哈利互怼被识别然后起哄哈哈哈哈,可能有点奇怪的脑洞(笔芯)]

[ooc我的大大大大锅]

[今天是短小的一发,本来以为两章可以完结的…emmm…]

  (四)

  

  即使在级长盥洗室享受了一个舒适至极的泡泡浴,德拉科的心情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好起来。

  正相反,他心事重重。

  他甚至没有用那条专用的擦头发的毛巾将头发上的水珠擦干,便直接用了一个速干咒,将自己摔上了铺着高档绸缎的柔软床铺——这太不寻常!

  扎比尼啧了啧舌。

  他得承认,德拉科那个巧妙的速干咒的确是用的相当漂亮,魔力控制的很好,即使是明显看上去就心不在焉的情况下,也并没有将头发给秃噜掉一块。

  但这并不是值得他讶异的重点,以往每次洗完澡,德拉科都要将头发上的水珠擦干后再等头发自然阴干,然后就会从他那个宝贵的箱子里取出一堆瓶瓶罐罐,最先打开的将是一瓶暗红色的柔顺剂,德拉科每到此时都要得意洋洋的介绍一番“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款柔顺剂,1983年由法国最出名的一位魔药大师芙丽娅·安德鲁森所制作,橄榄油与茉莉混合的清新香气闻起来简直就像……”

  狗屎一样。

  要扎比尼来说,德拉科从小就过高的发际线即使用再多的香料都没用,无论保养的多么柔顺有光泽,那头金发估计三十五岁之前就得秃一半。

  生发剂才是你最可靠的伴侣啊,兄弟。

  扎比尼在心中装模作样的暗自感叹一番,面上却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几乎就在同一秒,德拉科的视线便朝这边扫视了过来,扎比尼不由得有些心虚的捏紧了手中的书页,抬起眼尴尬的说了句;“嘿…”

  德拉科倒是被这一声惊了一下,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下,眼神这才锁定在扎比尼的脸上。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有些扁着嘴,嘴角旁边的肌肤却又处于绷紧状态,眉毛则以一种快要突破它们所在的脸部位置限制的状态紧紧的纠在一起,德拉科上下的打量了扎比尼一眼,这才一边摇头一边扁嘴的移开了视线。

  他又在搞什么鬼,莫名奇妙感觉被嫌弃了一波的扎比尼只好耸了耸肩,他可不会傻兮兮的跑去追问德拉科这么做的缘由,过往的经验告诉他,这样做的下场可不会太好。

  

  (五)

  “啦…啦啦啦~嗯…啦啦啦啦~”

  “……第534页第十八行……”

  “啦啦啦…啦啦啦……”

  “…第八行……第十行,第十二…啪!”

  赫敏愤怒的一把将书合上,“好吧好吧,看来你是非得要我问你不可了,说吧,哈利,为什么你今天心情这么——好?”

  “?”哈利放下羽毛笔,有些懵。

  “或许是我没讲清楚,”赫敏揉了揉太阳穴,“自从我们开始坐下写作业开始,你就一直在小声的哼歌,那么,我想问——”赫敏瞟了一眼哈利面前铺开的羊皮纸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你在做魔药课作业的时候都能愉快的哼起歌来?说实话,我被你吵得心烦意乱。”

  “啊,对不起。”哈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冲着赫敏眨了眨眼,“其实没什么事,只不过是碰巧发现了别人的一个秘密。”

  “秘密?”赫敏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很显然这个秘密对你很重要,或者有很大的联系,是吗?”

  哈利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知道马尔福是个gay对我来说很重要?

  怎么可能!

  这!件!事!没!有!对!我!造!成一!点!影!响!好!吗!

  联系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指马尔福会变成gay会跟我有关?跟我有关,难道马尔福喜欢的人是…%¥#¥@&¥…#…@*%

  甩了甩头,将脑中的一堆乱码清理出去,哈利抿了抿嘴,用一种相当诚恳真挚的眼光看向赫敏:“并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秘密跟我毫不相关。”

  “你这句话说的相当假,哈利。”赫敏也用同样的眼光看回了他,“你脸红了。”

  不理会愣在一旁的哈利,赫敏站起来开始收拾自己面前的羊皮卷和课本,一边继续说道:“看来你得好好想清楚——这个别、人的秘密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晚安,我得上床睡觉了。祝你好运,哈利。”

  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哈利抽了抽嘴角,看来今天魔药课论文是完成不了了。

  心不在焉的将墨水盖上,肩膀就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哈利扭过头去,“嘿——罗恩,你害我差点把墨水给打翻了。”

  “啊,不好意思,因为我刚刚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有理我,”罗恩摊了摊手,“不说这些,怎么样,爱情盟友好用吗?”

  “那是什么鬼?”

  “就我今天早上给你的那个玩意,胸针还是项链什么的……”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哈利从裤袋里掏出那个傻兮兮的胸针,丢给罗恩,“你刚刚说这叫什么?爱情盟友…好愚蠢的名字……”

  “嘿,小心点兄弟,这可值至少一个金加隆呢,”罗恩紧张的接住,“话说,它今天有没有什么反应?比如发热啊,讲话啊什么的。”

  “发热…”哈利卷起写了一半的论文,一边回想了下,“好像有。”

  “真的?”罗恩眼睛唰一下亮了起来,你还记得那个时候你旁边有些什么人吗?就离你最近的那个是谁?”

  “离我最近的?”好像就是跟踪马尔福到图书馆的那个时候感觉靠口袋那侧的腿部有些温热吧…附近也没什么其他人了。

  罗恩还在一旁碎碎念叨着:“……这次你可得感谢我,兄弟。说不定一下就帮你找到你——”

  “马尔福。”

  “——真爱……你说什么?”

  “我说德拉科·马尔福,胸针发热时离我最近的那个人。”哈利看着罗恩一脸要把眼珠子瞪出来的表情,有些莫名,“怎么了,你刚刚还说能帮我找到什么来着?”

  “没什么没什么,这个玩意大概是出问题了,”罗恩颤抖着嘴唇,“我得去写信告诉乔治他们,让他们修理下。”

  “等等,这个爱人盟友是干什么用的,”哈利扯住他,“说来听听。”

  “是爱情盟友,”罗恩纠正道,他看上去依旧晕乎乎的,“emmm,其实这是弗雷德和乔治新研制出的,给情侣们用的。无论你身边有多少人,当你喜欢的人出现在你最近的地方时它就会发热,必须得是你喜欢的,否则就算她贴着你,它也不会起反应……你真的确定你旁边没有别人了?”

  一阵强烈的心虚席卷了哈利,他发誓自己的表情现在看上去肯定跟罗恩一样晕乎乎的,“应该…确定,这玩意一定是出问题了。”

  “肯定是这样,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你明白的,这很严重。”罗恩瞥了哈利一眼,“等我写完信,你最好能跟我解释下为什么你会单独跟马尔福一起待在一个,额,比较靠近的地方……”

  “放心,这个我绝对完全的可以解释清楚。”哈利举起右手,目光坚定。

  “最好如此。”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