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德哈】毕业快乐

◎圣诞节贺文(没错我终于在节日之前赶好了。)

◎无老伏设定,双向暗恋(可能不太明显)小甜饼一发完。

◎OOC我的大大大大大锅。



        “别再去摸你的头发了,Harry。看在我足足为你折腾了半个小时的份上!”Hermione低声喝到,她正试图将Ron不小心塞进了后裤腰的礼服下摆扯出来,然后把它摆到正确的位置。“相信我,你现在看上去相当迷人。”

        “可是,发胶真的很难受,”Harry苦着脸,从桌上拿过镜子照了照,忍不住又伸手摸了上去,“我看上去简直像三天没有洗过头发的,它们甚至都黏成块了——真无法想象马尔福居然就这么顶着一头发胶过了七年。”

        “好了。”Hermione将Ron的领带整理好,然后温柔的在其侧脸上轻轻一吻,在Ron的脸还未被红霞侵染完毕之前,便转身粗暴的将Harry手中的镜子扯走放回桌上,极不淑女的翻了个白眼,“我也真难以理解你什么事都能够扯上马尔福。”

        “嘿,这可有点区别对待了。”Harry不满的嘟囔道,他的脸微微泛红,学着McGonagall教授的语气叫道“注意点姿态,格兰杰小姐。你现在可穿着礼服呢。”

        Ron咯咯笑出了声,拍了拍Harry的后背,“学的可真像,哥们。”

        Hermione伸手掐了他一下,又佯怒的瞪了Harry一脸,“行了行了,我们可得快点。Harry你的演讲稿准备好了吗?”

        “当然。”Harry从礼服口袋扯出两三张叠在一起折出褶子了的羊皮纸晃了晃又塞了回去。

        “梅林,我不是让你用丝带将演讲稿卷起来吗?”Hermione张大嘴,显得很吃惊。

        “呃,你给我的那根红丝带不见了,而且卷起来不方便塞口袋里。”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不是我说,Harry,你有时候就是太不注意细节了……”




        该死,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给了他一拳。

        “……Draco?”

        Harry晃了晃头,细细的嗡鸣声在头脑和耳蜗里响个不停,让他根本无暇听清周围的人究竟在说些什么。

        演讲,他现在应该马上就要上台了才对。

        “Draco?Draco?你怎么了,听得见我说话吗……”

        似乎只是一瞬间,嗡鸣声与钝痛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先前所有不过是一个遥远的幻影,Harry睁开眼,被眼前放大的脸吓得浑身一颤。

        “……Parkinson?!”

        眼前的女子挑起了眉,艳红的唇和鲜翠欲滴的耳坠在Harry眼前高高的划出两道斑斓的弧线,女子直起腰身,狐疑的将两手环抱在胸前。

        “真是疏远的称呼啊,Malfoy先生。”

        “……你叫我什么?”Harry·摸不着头脑·Potter伸出手指向自己,然后惊恐的发现眼前这只苍白骨节纤长的手似乎并不属于自己。

        “啪啪啪啪啪……”

        就在此时,周围突然响起一阵整齐而热烈的鼓掌声,Pansy无视“Draco”脸上皱成了一团的可笑的惊恐表情,敷衍的拍了两下在“Draco”的身边坐了下来,斜着眼轻笑道:“你的救世主可要开始演讲了咯,还要接着玩什么‘猜猜我是谁’的可爱小游戏吗?Draco。”

        救世主,演讲……

        Harry急忙抬眼朝正站在台上的男人望去。

        熟悉的礼服,这是他今天早上一件一件套上去的,熟悉的面孔,这是他每天早起时都能从镜子里看到的。

        真奇妙,Harry心想,他可从未从这种角度观察过自己。

        头发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糟糕,Harry盯着他自己的身体,脑子不受控制的跑了缰绳,却发现台上那人突然将视线锁定了过来,眼中闪烁的是与他同等的懵逼与震惊。

        他低下头,在看到陌生手指上那枚硕大而眼熟的家族戒指后,终于搞清楚了现在的情况。

        台上站着的人是Harry Potter,可原本应属于那副皮囊的灵魂却在他的对头——Draco Malfoy的身体内。

        他们两个,灵魂互换了!




        “Harry Potter”面带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在众目睽睽之下,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为懵逼的一个突发事件后,淡定的从身侧的口袋中摸出了皱巴皱巴的演讲稿。

        啧,也太不注意了。

        “Harry Potter”皱了皱眉,抖开了演讲稿,大略的扫了一眼,这个字……他决定还是将稿纸塞回去,随即便对着底下所有人扯出了一个有些刻薄的笑容。

        台下的“Draco Malfoy”抽了抽眼角,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各位同学们,晚上好。我是Harry Potter,很荣幸我能够作为毕业生代表在这里发言。对此,我并没有准备过多的煽情言语来骗取你们的眼泪,只祝愿所有的毕业生们,毕业快乐,享受当下。”

        “我宣布,舞会开始。”

        操.你,Malfoy,操.你。

        我整整花了三天时间写的演讲稿。

         Harry愤恨的在心中骂道,决定无视Blaise  Zabini在一旁粗鄙的嘲笑,“Potter果然是个四肢发达的笨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话可讲的好听,演讲稿都不会写哈哈哈哈。”

        不过好在还有另一种看法中肯的人存在,

   

        “Harry Potter简直帅爆了,魔力强大不说,今天穿的这身礼服身材好到不行,他就是站在台上一句话不说,也能苏断我的腿。”

        这无疑令他的心情稍微好受了一点。





        “Draco”默不作声的看着舞池中正领着Ginny跳着完美而优雅的舞步的“Harry Potter”,随手拿了一杯蜂蜜酒。

        作为毕业代表,Harry还需要担任领舞,他曾经因为这紧张兮兮了一段时间,毕竟他的舞技确实不尽人意。不过现在,倒是不用担心了。

        没人会大放厥词的说一个Malfoy的舞步多么多么的不标准。

        Harry摩挲着手里光滑的杯柄,他还不清楚现在发生的这种灵魂互换的诡异事情,究竟是被人下了诅咒还是一个奇妙的恶作剧,也不知道这种情况到底要持续多久,他和Malfoy究竟还能不能重新换回来?

        他忧心忡忡的将杯中剩余的蜂蜜酒一饮而尽,对着正好跳到身体面向过来的伪Harry·真Malfoy夸张的做口型。

        ——我在盥洗室等你,我们需要谈谈。

        ——注意你的仪态,Potter。



        Malfoy怎么还不来。

        Harry看着镜中那张不属于自己的苍白薄情的脸,有些急躁的伸手扯松了天鹅绒制的领结,有一阵强烈的意愿从身体内部在诚实的抗议着。

        该死,Malfoy今天一定喝了很多饮料或者水。Harry又忍不住将扎进裤子的内衬下摆给扯了出来,刚刚匆匆灌下的那一杯蜂蜜酒给了这具身体的膀胱最后一击,小腹鼓胀的感觉真是难受——可是梅林在上,至少他现在还不是很想去扶Malfoy的老二。

        “圣人Potter原来是个变态吗?对自己对头的身体也这么的有兴趣?”

        Harry转过身去刚想开口,却看见熟悉的身影已经背对着他站在了小便池旁,“那人”熟练的扯开了腰带,一阵水声“刷刷”的传来。

        “你在干什么?!”Harry瞪大了双眼,“你怎么敢!那可是我的身体——”

        听了这话,Malfoy低下头瞟了一眼,Harry看到那熟悉的后脑勺上已经有几束不受发胶禁锢的黑头发支棱了起来,“上厕所啊,本钱不错嘛,Potter——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雏。”

         “该死的——”Harry也扛不住那汹涌的尿意,在隔Malfoy两个空位的隔间解开了裤子,一瞬间解放的感觉总算令他神经稍微放松了不少。

        在身体得到了缓解后,一阵难言的尴尬又不得不使他正视现实——他最终还是扶了Malfoy的老二。

        柔软细密的毛发就在手掌下方,还有不同的重量和手感,不,不要低头……Stop!Harry目不斜视的平视前方,等完毕之后,快速的抖了抖火速的塞进裤子里。

        一转过,就看见“自己”的脸正一脸兴味的看着自己,颇有一种惊悚片的既视感。

        “真不愧是你的灵魂,Potter。即使用上了张聪明的脸,都能从上面找到愚蠢的影子。”

        Harry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去拧开水龙头用力的搓洗了一下手掌,似乎是想把刚刚感受到的热度给冲掉。

        想到Malfoy也摸到了自己的……Harry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嘿,别舔嘴唇,只要想到你的灵魂正待在我的身体里面,看着这个动作总让我觉得我在跟你舌吻一样。”

        Harry的脸红了,似乎连呼吸的空气也变得灼热起来。他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一定得在这时说这些该死的下流话?”

        “好的好的,”Malfoy稍微的抬高了双手,摆出一个和平的姿态,“那么,现在这是怎么个情况?”

        “不知道,灵魂互换吧,大概。”Harry干巴巴的回到。

        “你能想到什么解决的办法吗?或者有没有从泥——哪里看到过或者听到过什么类似的例子之类的。”

        “想不到,没有。”

        气氛一下陷入沉默,两个人默默的对视了一会。

        Harry提议道,“要不,我们去图书馆找找资料吧。”

        “好主意,在一个本该激情多彩的毕业狂欢夜却和死对头一起泡在图书馆,只是为了解决彼此之间突发的小问题,太棒了!”

        “收起你的冷嘲热讽,我也——shi…t……”

        “Harry?!”

        又是先前那种像被人锤了后脑勺的疼痛袭来,Harry晕沉沉的晃了晃头,他感觉自己的怀中有一具温热而沉甸甸的物品,他快要支撑不住松开手时,两双结实的手臂穿过了他的腋下将他拖抱了起来。

        与先前一样,嗡鸣声消失的同时,Harry便立马清醒了过来。他的头正埋在面前人的脖颈处,细腻温热的皮肤在他的口鼻下方,细软灿烂的金发则碎落在他的脸侧和耳蜗上。

        Malfoy的双手在他身后环着他的腰,呼吸间流动的气体喷洒在他的头顶,突然间,Harry的心跳开始“噗通噗通”紊乱了起来。


        “铛——铛——铛——”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午夜的钟声。

        “魔法结束了,灰姑娘。”

        戏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们两个的上半身可以说是紧紧的交叠在一起,说话间震动的胸腔抵着Harry的胸膛,Harry不舍的装作无意的用嘴唇在底下的皮肤上摩挲些许这才抬起头来。

        他没有挣脱开Malfoy的拥抱,Malfoy也没有放开他,就以这么一个亲昵而别扭的姿势停滞在那里。

        “我们变回来了?”

        “没错。”

        “你喝了酒?我嘴巴里现在一股火焰威士忌的味道。”

        Malfoy舔了舔唇瓣,“我的嘴里倒是有一股蜂蜜酒的味,你还是小孩子吗?Potter。”

        “可我喜欢蜂蜜酒,香甜迷人。”

        Harry直直的盯着Malfoy在灯光下泛着水光的唇瓣,先前那悄悄露出的柔软舌尖便隐藏在其中。

        “我想,我们可以中和一下。”

        他仰头吻上了他。

        那是一个夹杂着辛辣与甜馥的吻。

        一如他们隐藏在一次次争吵与挑衅中悄悄变质的爱情。

        “毕业快乐。”


        —END—

(结尾有点潦草,半夜肝文撑不住了,现在考试周超级忙啊)

评论(2)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