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表壳里的溏心月亮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德哈】非分之想(二)


※2018年第一篇文,许个愿希望今年能高产啦

※本来想写单向头,还是忍不住写成了双向呜呜呜

※ooc我的大大大大锅

前文→→(一)



(5)

        Harry·Potter小心翼翼的将手臂摆放在一个巧妙的角度,却耷拉着五指,刻意强调着如何自然的将手背作为突出点,低着头尽量不作视线接触,然后在心中默默倒数或者计算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在计数完毕的那一刻,让两人以手背为接触点,相贴着短暂而快速的擦过,那触感转瞬即逝,像是蝴蝶起飞前的轻微振翼,Harry甚至还没来得及感知那一小块肌肤传递来的温度,就在空气中消散的一干二净。

        预料之中的冷嘲热讽并未出现,Harry握紧拳头面无表情的接着向前走出几步,这才飞快的转头,那人几缕淡金色的发梢和一小截苍白的脖颈只来得及在Harry眼中晃了一下,便飞快的消失在拐角处。

        Dtaco·Malfoy。

        这是大战之后第一次相见。

        而他们之间宛如路人。



(6)

        他早该从那次大战后第一次相遇时,自己那诡异别扭的举动中明白些什么的。

        比如说他渴望着与Malfoy交谈,吵架或者来一场激烈的肢体冲突,他们会互相凶狠的用拳头甚至牙齿撕开对方身上最痛的伤口,用尽全力的试图将对方击倒在地,在骨骼都因撞击而发麻时累的瘫倒在地。

        为了这一场战争,他眼睁睁的见过多少熟悉与不熟悉的人在他面前了哀嚎着死去,而在真正的战胜了Voldemort之后他却感觉自己麻木的可怕,人们为他加冕,将鲜花与赞美堆砌在其身躯之上,“真正的救世主!”人们虔诚的呐喊着,脸上混合着极度的喜悦与深切的悲伤,在那一瞬间,他似乎不再属于自己,长久以来压在他身上的仇恨与悲剧已经耗尽了他的灵魂。

        所以,他需要这些——一个合适的对手和一场畅快淋漓的肉搏。一个真正一直厌恶他的人给予的疼痛才能使他感觉自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说来好笑,Malfoy成为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的灵魂之光。

        然而他们再没有过交际,Harry这才发现在他们这种所谓长达了六、七年的死对头关系中,Malfoy才是那个主动方,一旦失去了这种主随关系,他们之间其实并不会有任何交流。

        可当时,他并没有过多思考,就怀着一躯体的空虚和这根无望的稻草,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年。

        直到现在,感情变质,比爱情更难割舍。

        他早该明白些什么的。

       

(7)


        冬日的霍格莫德美丽的宛如童话。

        刚下完一夜的大雪,随着太阳的露面,整个霍格莫德一片至瑕的纯白,晶莹的冰柱垂挂在屋檐下,被店家施了魔法后,从上面源源不断的飘下细小的雪花,还未等落地便融化在阳光中,在店门前晕上一层白雾。

        Harry正是在这么一个好天气,来到了霍格莫德执行任务,说来也巧,正好赶上了霍格沃兹的霍格莫德开放日。

        他被拥挤在推推搡搡的稚嫩面孔中,欢笑声与好奇的惊叫充斥在耳膜,而脚下是被人们踩实坚滑的雪块,这浓郁的氛围令Harry似乎重回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但却不能使他牢牢的站在地面上,就在Harry终于一个不慎脚滑即将跌倒在地时,站在他身后的一人则眼疾手快的一把握住他的手,从背后将捞入怀中——

        清淡禁欲的香水味与女生截然不同的力度,两人大小刚好契合的手掌,紧紧相握时融化在掌心中的雪花与对方灼热的体温。以及被拥入怀中时,喷洒在Harry后颈处的温热的呼吸和垂落在他脸侧的发梢,微痒的触感令他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没来由的,Harry就能感觉出背后那人是谁。

        “怦咚!”

        就像心脏中突然飞进来了一个气球,它鼓胀的身体在胸腔内轻飘飘的游荡着,然后卡在了脖颈处,使他呼吸困难。

        身后的“好心人”松开了他的手,Harry下意识的反抓住了一下,在摸到对方无名指间那个同样温热的浑圆坚硬的物品时才想起松开。

        Malfoy似乎也被这一下给愣住了,过了一会这才讪讪地调笑道:“Potter宝宝是自己不会走路了吗?”

        久违的嘲讽却像是给Harry注入了一抹鲜活,他转过身,目光闪亮,“Dra……Malfoy你怎么在这?”

        “快到圣诞节了,Astoria要我陪她出来买些礼物,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着急的,要我说,离圣诞节可还有两周呢……”Malfoy嘴角勾着一抹轻笑,淡金色的睫毛上悄悄的镀上一层细碎的白,他语气平和像是对待一个多年不见的好友。

        “Draco!”清甜的声音从一侧响起,Malfoy看上去有些无奈的对着那边挥了挥手,“女人真是麻烦是吧?Potter。”

        Harey说不出话。Astoria逆着光从人群中向这边艰难的过来,她今天戴了一对深红色的红宝石玫瑰式样的耳坠,向来在脑后挽成发髻的金发披散在了背后,阳光为她柔和了一层虚边,整个人显得活力又圣洁。

        她真像一朵娇嫩的玫瑰,生机勃勃不知愁苦,她的笑容像翠绿的花藤,在面上张扬的生长舒展,而那个梗在Harry喉间的气球“啪”的一声便被花藤上无意识的尖刺扎破了。

        Malfoy迎了上去。

        Harry的喉咙一阵干涩,呼吸却回复了正常。

        Malfoy牵住了她的手。

        Harry狼狈的别过头离开了原地。任务,任务。他提醒着自己,是时候工作了。



(8)

        Draco转过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他已经走了。

        “刚刚那是谁?”Astoria搓了搓双手,然后凑到唇边“哈”了一口气。

        “Harry·Potter.”

        “噢,我就说你怎么突然牵我的手,吓了我一跳。”Astoria叹了口气,在手中的纸袋中翻找了起来,一边嘟囔道,“还能有个在意的人真好呀。”

        “喏,给你。”

        Draco愣了一下,一坨柔软雪白的东西就向他迎面砸了过来。“这什么……鬼?”

        “圣诞节快乐。”

        他慌忙抓住那玩意儿从脸上扯了下来,定睛一看,瞬间黑了脸。那是一只做工精良憨态可掬的白鼬玩偶。

        “Pansy告诉我的,她说送你这个觉得会让你觉得超级惊喜。”Astoria笑眯眯道。

        “首先,我再提醒你一遍,现在离圣诞节还有两周,其次,”Draco磨着牙,发出嘶嘶的气音,“无论什么时候,我收到这种狗屎玩意都不会觉得有任!何!惊!喜!”

        “真令人伤心,”Astoria拨弄着手里一个精致的玫瑰标本,它将她的指尖也印成了鲜红。“我以为我送的礼物都会令人喜爱呢。”

        “只要你别听Pansy的话,”Draco说道,“这是送给他的?”

        “嗯。”Astoria状似不解的摇了摇头,耳旁的耳坠随着一晃一晃的,“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玫瑰呢?不能理解。”

        Draco顿了顿,把那只白鼬玩偶夹在了腋下,伸手揉了揉Astoria的头发,“或许是因为你适合玫瑰。”

        Astoria抬眼笑了笑,将标本攥入掌心,“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TBC——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