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Drarry】NEW(一)


※绝地求生AU,还有大量自设(吃鸡中毒的产物)

※强强设定。正文不会有明显的德哈或哈德倾向,番外(不知道会不会有)开车的话会在前排标明防雷。

※短小来一发,ooc我的大大大大大锅。





(1)

        “小马尔福。”

        粗哑的声音响起来的那一刻,德拉科立刻就能想象到格雷伯克那张参次不齐布满牙垢的臭烟嘴,他背对着来人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个邋遢粗暴的男人像一只愚蠢残忍的野狼。真搞不懂父亲怎么会安排他到这个蠢货手下做事,早知道黑魔王根本就是打心眼里着歧视他,一个杂种,永远也不可能进到食死徒的中心圈。

        “格雷伯克,”德拉科假笑着转身,眯着眼不太礼貌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来者,“怎么了,你看上去心情可不太好。”

        “放尊重点,小马尔福。”格雷伯克一把抓住德拉科的衣领向上拎起,他足足高出德拉科两个脑袋,尖利黝黑的指甲在德拉科的脖颈处划拉着,迫使德拉科不由得向后高昂起脑袋。“这里可不是你家,你也不是你父亲,找准自己的位置。回答我——军中的第三条规矩是什么!”

        “永远,永远尊重你的上级,格雷伯克上校。”

        “很好,永远尊重我,像条狗那样。”格雷伯克狞笑着,松开了手“现在,去换上你的作战服。上面下派了新任务,限你三分钟之后到停机场集合。别忘了头盔,好保护你那跟娘们儿一样的脸蛋。”

        “是,上校!”德拉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怨毒的光在眼底流动。

        迟早有一天,他会求父亲把这个杂种给做掉,迟早。


(2)

        哈利低着头,嘴里叼着一截已经被咀嚼的破烂的草根,脚下以坚韧耐磨所著称的牛皮靴也被磨去了一半的底。草根中的汁水已经被汲取干净,而他的口腔已经没有多余的水份来濡湿皮裂干竭的唇瓣,任由沙漠中夹杂着沙粒的热风粘腻的吹过——他已经有两天没有喝过水了。

        “走快点,婊子。”

        话语中所提到的女人就在哈利正前方的不远处,她似乎是崴到了脚,一瘸一拐的行走缓慢,在她身后歪戴着军帽的士兵骂咧着不耐烦的用枪托推了她一把,孱弱的女人像一张纸片轻飘飘的摔倒在地,硝烟与尘土染黄的素色长裙被风刮起,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

        那名士兵与一旁的同伴对视了一眼,示意他先走,随后嘻嘻哈哈的将手中步枪细长的枪管伸出,枪口带着淫亵意味抵上女人的小腿缓缓上移,冰冷的火器与肌肤相贴的那一瞬间,金发女人便不由自主的浑身发颤,她将希望的目光投向周围的伙伴,而从她旁边经过的俘虏们却是不敢多看急匆匆的加快了脚步。

        这些渣滓——

        哈利吐出了草根,汹涌的怒火在胸腔中燃气,他大步踏了过去,在沙漠上用力过猛的后果却是鞋子陷入细软的沙粒,寸步难行。

        就在长裙即将被撩起来的那一刻——

        “鲁德,你在做什么!”

        被点到名字的士兵“啪”的一声收回枪,“没什么,长官。”

        “回到你的岗位上去!精虫上脑的白痴!你拖沓了队伍的速度。”

        “是,长官!”士兵端好枪,看也不看地上的女人一眼,便快速小跑追赶上了前面的队伍。与此同时,一双有力的臂膀从人群中伸出,将地上的女人搀扶了起来。

        “谢谢。”女子拢了拢耳边散落的碎发,露出小巧橙红的耳饰,她拒绝了哈利想要帮助她行走的好意,“你有一双十分美丽的绿眼睛,先生。初春里最鲜嫩翠绿的芽尖都无法与之相比,最浓郁的黑暗也无法使它蒙尘,愿主保佑你。”

        接着,她摘下了其中一只耳饰,然后扯下了袖口处一截已经看不清颜色的蕾丝边,细细的将其包住递给了哈利。

        “这是一种幸运符。”女人微笑道,她有一双玻璃般通透的蓝眼睛,她再次重复了一遍祝福,声音空灵,“愿主保佑你。”

        —TBC—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