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德哈】迷情剂(3—4)

※依旧是存稿。

※ooc我的大大大大大大锅。



(3)

        看到马尔福的名字离他们越来越近,哈利突然有一种想逃离的欲望。但赫敏强硬的将他身上的巫师袍给扒了下来,再一个顺手给推出了门外。

        “谁在那?”马尔福警惕道,手已经下意识的伸进长袍中握紧了魔杖。

        “额,马…德,德拉科。”哈利步伐有些僵硬的走向马尔福,一手抱着一盒包装精美的酒心巧克力,另一只手不自在的揪紧了裙摆。他早已喝下变声药水,并不担心自己的声音会令马尔福起疑。

        那是一个很陌生的女孩的声音,马尔福确信自己认识的人里面并没有这个人声音。而因为天色已晚,通往地窖的路更加阴冷暗淡,挂在一旁明暗闪烁的火把正巧被眼前的这人遮住,马尔福用了一个荧光闪烁这才看清楚来者的相貌。

        “她”是一位相当貌美的女孩,即使是在暗淡的光线下,‘她’的肌肤依旧显得光洁无暇呈现出一种珍珠母般的莹润纯洁。似乎有些羞怯,‘她’正垂着眼睑不敢与他对视。

        “你是谁?”马尔福慢吞吞的询问道,并没有错过眼前女孩手中正抱着一盒巧克力,不出所料,又是一位迷恋上他的外貌又或者是家世的追求者。“我想,我们似乎并没有熟到允许你直呼我的教名的地步。”

        面前的女孩似乎更加不安了,‘她’深深的呼了几口气,突然抬头以一种相当坚定的眼神对上了马尔福的双眼。“那么,马尔福,我是来,我是想要告诉你——我喜欢你——”

        马尔福毫不意外的听到了他预料之中的话,但是不可否认,在女孩与他对视时,那双清澈的绿眼睛真的是那么的漂亮,甚至是完美,与她的那头乌黑亮丽的双麻花辫真的是该死的相称——令他下意识的愣了一下。

        现在,马尔福可以完全确定,他从来没有在霍格沃兹见到过这个人,否则他不可能会忽略掉这个女生与那人如此相似的外貌特征。那么,是复方汤剂?还是其它什么?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一阵熟悉的像是被雨水冲刷过后的森林中的那种清新湿润的气息拂来,马尔福惊讶的发现女孩已经来到了离他不过一两米的距离处,这已经大大的冒犯了他的私人领域,但他并不觉得恼怒,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女孩,想看她接下来究竟是要做什么?

        “你能收下这盒巧克力吗?”现今身高还不能够到马尔福的肩膀的哈利努力的以一种可怜巴巴的模样仰着头看着马尔福,双手递出那盒被下了迷情剂的巧克力,心中却是万般不自在。他和马尔福之间从来都是势均力敌针锋相对,何时有过如此弱势的姿态。

        “当然。”马尔福收起魔杖,颇为绅士的低下头,嘴角扬起一抹十分完美的弧度。顺手接过那盒巧克力,马尔福笑的更加甜蜜,“面对如此一对美丽的眼睛,相信没有人能够拒绝你的要求。”

        哈利从没看到过如此散发着荷尔蒙姿态的马尔福,他有些手足无措,更加绝望的是,他感到自己肯定脸红了。

        这一切不过是赫敏洒在他身上的些许迷情剂的作用罢了,想想马尔福平常面对自己时的那种恶劣的态度!哈利在心中暗自提醒自己,心中却莫名的有些失落。

        等会…失落?

        失落?!

        他一定是疯了!不敢再胡思乱想,哈利下意识的移开眼,不敢再与马尔福对视,声音也不自觉的低了几分,“那个,你,你不吃一颗吗?”

        这就是她的目的?要我吃下这盒加了迷情剂的巧克力?好以此来操控我?又或者从我这得到些什么秘密的情报之类的?

        马尔福心中暗自揣测,却又嗤之以鼻,真是天真的可以,以为这种低劣的无大脑的把戏能够糊弄得了我?

        至于为什么知道巧克力中被下了迷情剂,马尔福表示自从他四年级第一次学会制作爱情魔药之后,那种熟悉的像是被雨水冲刷过后的森林中的清新湿润的气味早就印刻在了脑海中,这么多年那种味道从来没有变过。眼前的这个女生身上应该是洒了一些,从她靠近来的那一刻,他马尔福就清楚的闻到了。但是迷情剂得吃到嘴里才会有用,那么,想必巧克力中一定也被下了迷情剂。

        想是如此想,表面上却依旧顺从的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块吃了下去,当然,他还同时服下了解药。

        想知道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迷情剂解药?老天,想爬上他床的人有那么多,这种东西简直就是必备品,免得哪一天一不小心就中招了,那可是丢脸丢大发了,不是么?

        马尔福轻轻闭上眼,似乎在评味巧克力的醇香浓厚。

        哈利十分紧张的看着马尔福,不知道这么一小块巧克力的量有没有效,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他得赶紧知道魂器的下落才行。

        马尔福睁开眼,便看见那双绿莹莹的眸子正认真的盯着他,轻笑一声,突然向前跨了一步,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更为贴近。

        一把搂住眼前想要逃离的人的腰肢,另一只手则强硬的抬起哈利的下巴,马尔福缓缓的低下头,哈利吓一跳居然没想着挣脱而是下意识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哈利感觉马尔福的气息离他的唇越来越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身体更是完全僵硬了。

        但预想之中的吻并没有落下,马尔福只是贴近了哈利的唇,缓缓的开口说道:“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知道这位美丽的绿眼睛小姐的名讳?”

        一边说着,一个轻柔如同羽毛的吻落在了哈利那紧张到不停颤动的眼皮上。

        哈利只感觉到被亲吻过的那一小块皮肤突然之间存在感变的十分清明。随后,他便被马尔福放开了。

        马尔福略微后退了一步,又牵起哈利的右手,似乎是略带抱歉的进行了一个标准的吻手礼,便放开了哈利。“原谅我的唐突,小姐。我只是一时之间不能克制住我自己的欢喜。”

        与罗恩被下了迷情剂之后的表现完全不同,哈利的注意力又到了自己被亲吻过的右手上,马尔福完全没有罗恩那时的蠢样,而是完美的绅士与克己的热情,哈利对上马尔福那双闪烁着真诚热情与些许不安的灰色的眼睛,在灯火的照耀下,简直明亮的不可直视。

        “...是的,我叫做萝珊娜·琼斯。”一阵细小的风吹来,哈利暴露在外的双腿感觉到了一阵凉意,终于令他清醒了几分。

        离柔和剂的药效结束时间大概只有十多分钟了。

        接下来,哈利装作不经意的询问了马尔福几个有关于神秘人的问题,包括有没有留下过一些什么奇特的物件啊之类的。

        马尔福心中暗自嗤笑,表面上一副热衷于解答的样子实际上则打着含糊糊弄了过去,原来是因为神秘人,估计又是那些格兰芬多的认为他是食死徒的儿子而搞出来的鬼把戏。

        哈利没有问到什么关键性的内容,内心不免有些急切,但是赫敏却已经在前面给他做了个手势,表示时间已经不多了。哈利只好按压下急躁,礼貌的像马尔福表示自己该走了。

        临走之时,哈利仿佛被蛊惑了一般,回头问了马尔福一个不关任务的问题。

        “你喜欢的人是谁?”

        当然,正常被下了迷情剂的人自然会回答,“我喜欢的是你”又或者是下药人的名字。

        马尔福勾起一个令人心跳的微笑,说道。

        “一位拥有着绿眼睛的人。”

(4)

        “那么,哈利,他都说了些什么?”赫敏以一种灼热的视线看着哈利。

        “什,什么?”哈利满脸发懵的看着她,他望了望四周,对于自己是怎么回到了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一点印象都没有,他还在吃惊于马尔福对他相当柔和友好的态度,梅林,真的是十分的绅士了,不是吗…

        “先别管那个!哈利,他有没有对着你流口水,然后傻乎乎的恳求你赏他一个吻?”罗恩兴奋的问到,“又或者是给你朗诵大段大段的情话来征求你的心?”

        罗恩颇有些愤慨的说道,“刚刚赫敏怕马尔福发现我们,结果一直没出去,什么都没看到!”

        “吻…吻?!”哈利的脸突然一下涨红起来。

        赫敏狐疑道:“马尔福对你做什么了?”

        “没…没做什么!”哈利大声的说道,“他只是在吃下迷情剂后给了我一个吻手礼罢了。”

        “吻手礼?这确实马尔福会做出来的事……快告诉我你有没有在他牵住你的手时将他甩开在一旁?!”

        罗恩还在絮絮叨叨,赫敏却已经不耐烦的将罗恩扯开一旁,“别闹了罗恩,想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先将重要的事完成。”

        罗恩不甘心的退在一旁,眼神却还是十分热切的望向哈利,仿佛在说“好样的!兄弟!”

        哈利不自在的移开眼,长舒了一口气,感谢梅林,不用再应付罗恩那些令人尴尬的问题了。

        赫敏严肃的说道,“好了,那么将刚刚你和马尔福的所有对话都详细的说一遍吧。”

        哈利心虚道:“所,所有?”

        “当然。”





        马尔福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将那盒放了迷情剂的巧克力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任由自己放松的陷进高大柔软的扶手椅中。

        苍白而细长的手指微微弯曲有节奏的在扶把上轻轻扣击,这代表着它的主人正在陷入沉思。

        黑头发,绿眼睛,这么鲜明的特征…当然,霍格沃兹拥有这两样的显然不止救世主一人,但是就脸部还有眼睛的轮廓看来,却是与救世主十分相似的,也不排除复方汤剂的可能性,但是用的是谁的头发呢?救世主的妹妹?天知道,他看到那个女生的第一眼,真的怀疑破特是不是有个妹妹。

        萝珊娜·琼斯。

        琼斯家族的人他认识,一个高贵却快要濒临落没的纯血家族——现如今的一代都比琼斯小姐大上十岁左右,而且还并没有子嗣。很明显这是一个杜撰的,虚伪的假名。

        将迷情剂洒在身上,来吸引他增强他的好感,想法不错但手法十分粗糙,不可能是斯莱特林的,他深知斯莱特林的谨慎与阴险,这么明显的把戏是绝对不会做出来的,如果有,那可真是斯莱特林中的——耻辱。

        赫奇帕奇?应该不是,他(她)们大多老实忠厚,迟钝而愚昧,这种把戏对于他们而言太过高级。

        马尔福嗤笑一声,格兰芬多的那个隆巴顿真应该被分进赫奇帕奇不是吗?他全身上下简直没有哪一点对不上赫奇帕奇的特征的,果然,分院帽可真是老的稀里糊涂的了。

        那么,拉文克劳?马尔福承认,他们读书的确是头脑聪明,然而却不过都是一群书呆子,遇事不会变通,至少将迷情剂洒在身上这种创新手法是绝对弄不出的。

        不过那个秋·张却是一个特例,她曾完美的作用了她柔和的东方人的外貌以及羞涩甜美的笑容将救世主勾的是神魂颠倒!马尔福哼了一声,愚蠢的格兰芬多。

        这样看来,就只剩下格兰芬多了,大胆的冲动的爱冒险的格兰芬多,加上以救世主为主的期盼着救世主能真正意义上消灭黑魔王的众数人,想必他(她)们对黑魔王的情报是相当好奇与渴求的,这么想来,确是格兰芬多无疑。

        甚至可能那个萝珊娜就是格兰芬多的黄金三人组之一!

        外貌与救世主有五分相似,身高却与那格兰杰不相上下,而结巴冒失的语气…罗…不可能,那只红毛猴子怎么可能在他面前露出害羞的表情,他大概只想将所有姓马尔福的都朝着脸上狠狠地来一拳…

        到底是谁呢?

        马尔福心中有一丝道不明的预感,仿佛马上就接近了答案,说来也奇怪,想从他这里获得消息或者肉体的人那么多,他偏偏对这个人起了莫大的兴趣,一种强烈的求知欲。

       

        “咚咚咚,咚咚咚。”

        节奏感明确而显得十分彬彬有礼的敲门声响起,马尔福坐起身,认真的整理了一番衣装,这才开口让门外的人进来。

        是扎比尼。

        黝黑俊俏的少年走进这间装扮典雅的寝室的第一个瞬间,便闻到了空气中散发着的一丝淡淡的引人痴迷的玫瑰香味。(每个人所闻到的迷情剂气味都是不同的)

        随即便找到了香味的来源——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又是谁给你下迷情剂?”扎比尼挑了挑眉,随手将盒子打开来,“你还吃了一颗,这次的人很难应付吗?”

        “…并不是,”马尔福皱了皱眉,“我还没能知道那人是谁。”

        扎比尼嗤笑道,“想知道给你下迷情剂的人是谁?这还不简单,吃一颗不就知道了吗?”

        “哦,这真是——完美的方法。”






        认真的将马尔福所说过的话(当然是哈利删减过一些‘不重要’的话之后的版本)都仔细研究了一遍的赫敏,突然猛的一拍脑袋。

        “哦!天啊!哈利,那盒巧克力呢?”赫敏的表情惊恐不已。

        “我想,马尔福拿走了它。”哈利挠了挠后脑勺,不解道,“怎么了吗,赫敏?”

        “我想……你要有大麻烦了,哈利。”


        ——TBC——

评论(10)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