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表壳里的溏心月亮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Newtmas】失去你,拥有你


※Thomas/Newt,斜线无意义

※灵魂伴侣梗,BE预

※速码,OOC我的大大大大大锅。



        “哧——”锐物刺进肉体的声音微弱而短暂,让人只需一个晃神就可以忽略掉。


        先前似乎已经失去理智的冲进怀中的那人有一瞬间的僵硬,Thomas下意识的搂住那人下滑的身躯,竟发现自己从未如此深刻的去感知周围的一切。


        空气中扬起的灰尘颗粒混杂着淡淡的腥味,令人感到胸闷气短,远处的枪击声和嘶吼都慢慢淡出了耳廓,而搁放在Thomas肩膀处的那头金发正散发着天然皂角的清苦味,Thomas轻轻吸了一口气,胸前瞬间被浸湿的衣衫粘黏在了皮肤上。


        ——而在那之间还有什么硬物正硌着,使他们无法完全相拥。


        Thomas有片刻的失神,他几乎是依靠本能伸出了手掌,探向胸前,滑腻的液体沾满了掌心,Thomas讨厌这种滑腻腻的触感,可以说是厌恶至极,他就因为这个该死的——而不是浑身控制不住的颤动——握不紧Newt冰凉的手,和手下那把硌人的匕首。


        他只能搂紧了Newt的肩膀,细瘦的骨感的,能恰好契合于他的手臂长度。


        “……Tommy……”


        Thomas看向怀中人的脸庞,他的瞳孔在病毒的侵袭下放大溃散,原本白皙精致的面孔上布满暴起狰狞的血管,他的嘴角溢出大块的污血和涎液,即便如此,那声“Tommy”依旧温柔的不可思议。


        像层层乌云堆积后的月光。


        右手小臂处如刀刻的疼痛不断敲击着痛觉神经,终是引起了Thomas的注意,他看见属于Newt的血液像河流的分支在上面蜿蜒而过,划拉出一片皮开肉绽般的血色印记。


        一笔一划,勾勒出一个笔风锋锐的名字——Newt。


        那是属于他的灵魂伴侣的印记,却在这个时候才出现,Thomas怔怔的看着那个名字,它像一根艳色荆棘扎在他的皮肉间,却在瞬间褪色变为灰白。


        Thomas这才反应过来的将Newt紧紧缠绕在右手小臂的绷带拆开,在那狰狞流脓的伤口之下,灰白色的Thomas或隐或现。


        月光在Thomas怀里熄灭,残留的余烬将他灼伤。


        Thomas失去了Newt,在他终于拥有了灵魂伴侣之前。




        —END—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