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Dylmas】镜头之下

※送给桑总的生贺文,桑总生日快乐!

※私设注意,模特Dylan×摄影师Thomas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Thomas在他的镜头下见过无数双眼睛,它们各不相同,却又同样美丽——双眼皮的,单眼皮的,狭长的,浑圆的,睫毛细长而稀疏垂或者短翘而浓密。每双眼睛都是一个故事,故事隐藏在睫羽间,酝酿在瞳孔之后。

        而Dylan的双眼中有他所见到过最为动人的故事。


(一)

        Dylan低头轻嗅着怀中女孩的黑发,下意识将自己侧脸最为迷人的下颚线条完美的展露出来,香甜淡雅的女士香水味缠绕在两人之间,混合着强光下飞扬的尘埃和脸上厚重的妆粉,这味道令他鼻子有些发痒,但Dylan忍住伸手去揉鼻子的冲动,将双手轻扶住女搭档的胯骨,嘴角精准的扯出配合造型的坏笑。

        铺满眼皮的金粉和从四面八方照射过来的白炽光将他所在的这个小小世界蒙上重叠复杂的光雾,但他早已习惯强光下的生活,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让视线穿过光雾紧紧的锁定住镜头——又或者是,镜头之后的那个人

        一边想着,Dylan斜睨着光雾之外那道瘦高的身影,一边冲着镜头眨了眨眼,用舌头将口腔内测一边的皮肤顶了起来,做了一个隐晦的口/交的暗示。

        这一套动作下来,总共不超过两秒钟,Dylan又恢复到之前坏笑的表情,Thomas手一抖,一张未能聚焦的废片便留在了内存卡中。

        Thomas只好重新调好长焦将镜头对准Dylan,高分辨率镜头下他的面容连毛孔都清晰可见,眼窝与眉骨处的险峰深邃迷人,根根分明的睫毛像是刺入皮肤的蜂针,眼球上那层薄薄的角膜,在高强度的打光下折射出一片流光,而他的眼底——侵略意味十足的眼神中似乎正在进行一场紧张激烈的探戈,狩猎欲与情欲在里面纠缠不清,相互胶着,还有一些暧昧的难以辨别的情绪游走在其间。

        就算隔着镜头,没有与Dylan直面对视,Thomas还是忍不住有些浑身燥热——这样毫不掩饰散发魅力的Dylan实在是无法抵挡。

        或许是听到了之前那声误按的快门声,女模特快速的换了一个造型,她转身将身体完全缩进Dylan的臂弯中,额头抵住Dylan的耳后,将下巴搁在他的锁骨处,涂抹着艳金色唇膏的嘴唇微启,Thomas忍不住将视线落在其上。

        Dylan也愣了一下然后配合的环住了她的腰,同样也换了一个造型,先前那种炽热的眼光也收敛了不少。

        “很好。”Thomas干咳了一声,试图将注意力拉回工作上去。

        放平了心态再继续,接下来的拍摄进展就十分顺利了,大概又过了半小时左右,翻看了下今天的成果,Thomas颇为满意的对一旁的工作人员扬了扬大拇指。

        “Ok,我想我们今天可以收工了。”

        得知拍摄已经结束,Dylan立马从棚内直直的伸出手向Thomas走来,像是要来一个友好的握手礼节,Thomas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也只好伸手迎了过去。

        却没想到Dylan略过了他的手掌转为圈住了他的手腕,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然后将他拉入怀中给了他一个快速的拥抱。

        “辛苦了!”Dylan大声说道,旁边的工作人员们被声音吸引向这边随意的看了眼,又转过头去继续收拾东西。

       “晚上我过去找你。”Dylan又凑近Thomas的耳垂,轻声说了一句。

        “好。”

         Thomas听到自己这么应道。

        他们之间是时候需要谈谈了。


(二)

        

        Thomas前脚刚进屋,Dylan后脚就跟了过来。

        Thomas打开门后,视线在Dylan汗湿的锁骨和手中的行李箱上转了一圈,略微皱眉,“你没回家?”

        “没有。”Dylan摘掉脸上的墨镜,单手揽住Thomas的后脑勺,给了他一个热情的亲吻,然后一边忙着把行李箱拖进玄关,一边搂着Thomas的腰将他抵上了一旁的墙壁。

        “砰”的一声,用脚踢上了门,Dylan将脸埋进金发男人的侧颈处粘糊的蹭了蹭。

        “我很想你。”

        “昨天还在洛杉矶那边拍完一组照片,今天刚下飞机就直接去摄影棚了,还没来得及回去。”

        Dylan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我以为你刚刚会等我,结果我一卸完妆你人都不见了,我就直接拎着行李过来了。”

        Thomas有些愧疚的摸了摸Dylan头顶有些刺痒的毛发。

        “我很想你,”Dylan侧头咬上了Thomas的下唇,“刚刚在摄影棚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想亲你,咬你,干/你,弄哭你。”

        Thomas迁就的张开了嘴,Dylan立马趁机侵入,他用力吸吮着Thomas的舌尖,毫无章法的在Thomas的唇齿间撩拨舔舐。

        Thomas只是宠溺的任他作为,偶尔给予一些回应,Dylan便会更加兴奋的舔舐他的唇瓣。

        像极了小时候养的那只叫“lizzy”的小狗。

        Thomas有些头疼,突然有点不忍心继续原本今天想要进行的谈话,但他还是坚定的拉出在衣服中已经攀上他后腰的Dylan的手,说道。

        “你先去洗澡吧。”


(三)

        

        他们最后还是做了。

        这是Thomas不想看到的局面,可是只要Dylan用那双眼睛看着他,他就无法不为之心动,服软。

        他喜欢和Dylan做—爱的感觉,喜欢Dylan对他充满着强烈占有欲的拥抱,也喜欢Dylan将脸埋进自己脖颈,用一种不可思议柔软的声音说着“我想你。”

        每次和Dylan在一起的时候,Dylan那些无意识的甜蜜的小动作总是给Thomas一种他们两个正在谈恋爱的错觉,可这是不正常的,毕竟他们除了滚上床之外,从未去过任何一个地方约会。

        他们只是炮友关系,Thomas侧头看着一旁正盯着他一脸笑容的Dylan,有些难过,是他想要的太多,这种关系是时候结束了。

        “我们或许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Thomas枕着Dylan的肩窝,以一种故意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Dylan有些吃惊。

        “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更想拥有一份稳定温馨的感情关系,”Thomas说道,“确定的公开的,而不是现在这种玩乐式的,以肉欲连接的畸形关系。”

        “虽然你是个很好的床伴,但我更想与相爱的人上床。”Thomas坐起身,Dylan可以看到他瘦削的后背上,还有刚才自己留下的艳色咬痕。

        “可如果我一直与你保持这种联系,我便无法寻找到这么个人。”

        “所以你是要跟我分手,因为你喜欢上别人了?”Dylan也坐起身来,面容有些崩溃,“这三年来,在你心中,我只是你的床伴?”

        他们的双腿在被子底下还保持着亲昵相贴的位置,Dylan却觉得心底发凉,为身边这个人。

        Thomas闭上眼,尽量使语气平和,“我们提不上分手——因为我们从没有确定过关系,我也没有喜欢上别人——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了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却使得Dylan有些懵逼,“你爱上了我,又为什么要和我结束关系?”

        “你还不明白?”Thomas皱紧了眉头,表明心意使他有些耻于开口,“我们不过是炮友关系,可我却破坏了规则,我不想再继续……”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Dylan带有些惩罚性质的给了Thomas一个漫长的吻。

        直到他呼吸困难,Dylan这才松开他。

        “说实话,我现在有点生气也有点好笑。”Dylan扯过Thomas的手腕,强硬的与他十指相扣。“我从来没想到,这三年来我居然谈了一场只有我自己知道的恋爱。”

        看着Thomas有些震惊的眼神,Dylan只恨得牙痒痒,“三年前,我不是很认真的对你告白过了吗?你是怎么会认为我们之间会是那种玩乐式的关系?”

        Thomas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当时Dylan说的那一大段颠三倒四云里雾里的话,“就那一句‘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所吸引’算哪门子的认真告白?!”

        “我以为你会懂的。”这下变成Dylan有些支支吾吾了,Thomas却抑制不住想要冲出嘴角的微笑,撞进了Dylan的怀中。

        “Well.”Dylan捏了捏Thomas后颈之上的软肉,“至少你现在懂了。”



        —END—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