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Newtmas】边缘友情(上)


※已经七月份了,上来除个草……OOC我的大大大大大大锅

※CP:Thomas/Newt斜线有意义

※一下就翻车,感谢刚刚给我点过小红心的天使们,还有 @伞饱饱 的评论🍭


他们的友谊已经到了边缘,如一根绷紧的绳索,他们各执一端站在悬崖的两侧,而Thomas正在毫无顾虑的在另一端拉扯着它,不明白在绳子断裂的那一刻,便是他们共同坠落之时。


(一)


        Newt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了。

        自从被送到林地中的男孩逐渐增多,林地内的劳动体系及各类分工便开始明确起来,行者们每日处于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奔波于危险的迷宫中,而其他大部分没被选上作为行者或者不愿做行者的人则身处贫乏无趣的机械劳作生活——在这种情况之下,篝火晚会这类来作为调剂的群聚活动就显得十分迫切需要了。

        他们用油脂丰富的松树树枝来堆成高塔,用晒干的树林里长年堆积的腐叶枝干来助燃。这种活动向来简单而奏效,熊熊燃起的火光照亮了迷宫上方的半边天,驱逐走了每个林地新生儿心中的恐惧与不安,他们喝下难以下咽的自酿酒,分享着烘烤的热乎乎的面包与咸肉罐头,在一旁的沙地上进行规则简单,宣泄着少年们无处安放的精力的摔跤游戏。

        那时候的快乐笼罩着阴霾,他们是笼中的困兽,记忆缺失,又不知为何来此,唯一的希望便是那些身强体健的行者,日复一日奔波在危机四伏的迷宫中寻找出路。

        所以这些零星的快乐回忆都无法与眼前这场篝火晚会相比,Newt满足的喝了一口杯中的果酒,这是从WCKD的物资仓库里弄来的,味道显然不是Gally瞎折腾出来的怪东西能比较的,酒液入口的一瞬间,浓郁的果香在舌尖上炸开,热辣的酒精随之作用在口腔中令Newt有些脸颊发热。

        刻着名字的石碑就矗立在不远的海滩上,火光为它镀上一层温暖的橙色,Newt不久前在那上面刻上了Alby的名字,似乎还能感觉到有细碎粉末留在他的掌缝间,这是一个从林地上带出来的仪式,Newt刻下自他有记忆以来陪伴过他最长久时光的好友的名字,他看到Thomas刻了Teresa的名字,Minho刻下了Chuck,还有另一些幸存者,他们随后也沉默着在一旁刻下了一些陌生的却同样具有重要意义的名字——Susie、Noble、Stone……

        从海洋的另一边呼啸而来的海风将篝火上方的黑烟吹散,这是避风港幸存者们的第一次聚会,它代表着自由与新生——这也是Newt自有记忆里来最为轻松的时刻,他知道他们将在此刻掀开未来的新篇章。



(二)


        “嘿——”隐隐带着怒气的声音响起,Newt暗道一声不好,“我强调了多少次——在这场晚会开始前——你的伤还没有好,不能,也不准喝酒。”

        “放轻松,放轻松。”Newt举起酒杯,望向来者,神色有些讨好,“只是浓度最低的果酒而已,而且我只喝了一口。”

        Thomas拿过酒杯放在鼻下嗅了嗅,脸色这才好了几分,但他还是态度强硬的用另一杯看上去绿油油黏糊糊的蔬菜汁交换了果酒塞给Newt。

        “你喝这个——”

        Newt苦着脸接过来,在Thomas的瞪视下轻轻呷了一口,奇异的味道混合着残留的蔬菜纤维还未来得及在口中停留片刻,Newt便赶忙咽了下去。

        “你刚刚在看什么?怎么一个人坐的这么远?”Thomas靠着他坐了下来,不远处的火光照着他的脸忽明忽暗。“你都不知道你究竟错过了什么,Minho喝醉了——正拉着Gally不停的唱情歌!”

        “那场景一定很好笑,”Newt眯着眼往人群中望去,可什么都看不到,“虽然我一点都不想听Minho唱歌——毕竟已经曾经体验过了——但真的期待Gally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哈哈。”

        Thomas想了想,“大概,就是猴子便秘了三天后的样子吧。”

        Newt有些无语转过头来,两人默默的对视了一会,又忍不住同时大笑了起来。

        “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Newt喊到,“我怎么会知道猴子便秘了三天会是什么样子!”

        “那你真的应该去看看Gally现在的样子。”Thomas冷不丁又接了一句俏皮话,这下Newt真的受不了了,他笑到捂住了肚子。

        “你怎么了?”Thomas收住了笑容,有些紧张的扶住了Newt的肩膀,“难道是伤口又裂开了吗?”

        “我没事,”Newt喘着气,伸手揩掉眼角挤出的水渍,“我只是笑的太用力了。”

        Thomas依旧不放心,他捏住Newt的衣服下摆,在得到Newt的同意之后掀开了它。

        胸膛上的伤口已经结了大块的血痂,有些凹凸不平的嵌在白皙的皮肤之上,伤的越重的位置血痂的颜色便越深,在靠近心脏右侧的位置,浓郁的深黑色连成一条短线,长度正好与那把匕首的宽度相当。

        Thomas飞快的眨了眨眼,他看到在伤口的边缘已经有一部分血痂掉落了,露出里面粉红色的息肉。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地碰了一下,Newt随着他的动作跟着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很痒,”Newt拨开了Thomas的手,“别碰它。”

        “它似乎已经快愈合了。”Thomas听话的放开手,却又将脸颊凑到Newt伤口前面很近的地方仔细的查看,无意的将口鼻呼出的热气喷洒至其上。

        Newt僵直了身体,又忍不住难耐的扭了扭,这几天伤口结痂的时候,好似有无数只蚂蚁嵌在了肉里,行走间蚁足便带起簌簌的痒意,他强忍着不去搔刮痂体,只敢在伤口边缘抓一抓止下痒意,而现在Thomas这举动简直是火上浇油。

        Newt有些烦躁的低头看了一眼,目光便黏在那两扇黝黑浓密的睫毛之上下不来了,Thomas的眼珠就藏在那睫毛之后,映照着火光只有在转动时才会从睫毛下泄出一抹流光。

        Thomas比起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瘦了不少,也黑了不少,颧骨下面凹进去的脸颊阴影形成险峰,似乎只要靠近就会被挫伤。

        而Thomas显然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自己好友的身体,虽然这么说起来有些奇怪,但他确实无法将注意力放在伤口之上。

        Newt的皮肤很白,这是Thomas早在林地里就发现的事,无论在多么炎热暴晒的环境下工作一天,也仅仅只是晒到发红,过不了几天又会白回来。但直到现在Thomas才真正能意识到Newt究竟有多白,他的胸膛在黑夜和火光的衬托下简直要白到发光,上面覆盖着一层均匀适中的胸肌,正中间略微凹陷下去的肌肉沟壑像是有着强大的吸引力,Thomas忍不住往前凑了凑,等到鼻尖几乎要陷进沟壑之中才堪堪的停了下来。

        我这是在做什么?Thomas有些惊吓的转移开了视线,一颗小小的深红色肉粒却猛地撞进了眼球,看着那在冷风中瑟瑟挺立的小肉粒,Thomas终于没忍住的伸手摁了一下……

        Newt立马反应激烈的弹了一下,他紧张的扯下衣服尽力的去盖住自己的大腿,“你在做什么?!”

        “对、对不起。”Thomas突然反应过来,面红耳赤的缩回手,一时口舌打结不知说些什么,“我……”

        “嘿,Thomas!”

        两人一同转过头去,是Brenda,那个英气健美的少女正站在火堆的另一边向他们招手,“你也好啊Newt,我现在有点事需要找Thomas,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Newt喊到,而Thomas几乎是面带感激的立马从一边弹了起来。

        “呃……Brenda在找我,那我——我先过去了。”他有些局部的拍了拍裤子上沾到的沙粒,目光扫到一旁没怎么动过的蔬菜汁,提醒到,“这个记得要喝。”

        说着便一溜烟的逃走了。



(三)


        Newt目送着他离开,眼底满是复杂的光芒。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经过Thomas刚刚那一碰已经快速的起了反应,幸好麻线织成的裤子舒适且宽大,要不然当场在Thomas的面前“升旗”,他还不如在救Minho的那天就直接死在WCKD里。

        Newt咬着下唇,有些尴尬的侧腿夹紧,自从离开林地,他们就一直处于逃亡的状态,危机四伏的环境加上紧张的行程,根本没有时间去想些别的,然而xing欲本属于人的天性,骤然放松下来的精神加上突如其来的撩拨,Newt顿时压抑不住自己的欲望了——Thomas喷洒在他伤口上的热气仿佛具有传染性,从伤口处一直痒到了他的四肢,侵入了他的骨髓,使他渴望着一个有力的拥抱。

        Thomas正背对着他与Brenda说话,Newt的视线从他宽厚的背部一直扫视到包裹在紧身裤里结实挺翘的臀部和修长有力的双腿,还有他的双臂——同样的强壮有力,Newt可悲的幻想着,Thomas只用一只手臂便能将他揽在怀里,指节扣着他的肩胛骨,绷紧的手臂肌肉即使隔着衣服Newt也能清晰的用肩背感知到。

        可Thomas对他的龌龊幻想一无所知,他甚至把自己当成最好的朋友之一,就像刚才,Thomas不过是出于关心的检查一下伤口,Newt却满脑子只想将Thomas摁在沙地上,堵住那张不停用呼吸撩拨他的嘴。

        Newt轻哼了一声,半硬的xing器不小心被他夹紧的双腿所磨蹭到,愉悦的信息通过神经刺激着他的大脑,好在他离人群本来就远,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现在尴尬的小状况。察觉到看着Thomas只会让自己越发坚硬,Newt只好侧过头来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不再望向那边。

        等到身体不再激动了,Newt这才放松下来,可他却意识到了一个迫在眉睫的情况,为了维持这份珍贵的友谊,他显然不能再对Thomas抱有这种无望的幻想,他需要去寻找一个合胃口的人建立一种可以长期解决生理需求的关系。

        Newt站起来呆立了片刻,他又望了一眼Thomas的方向,转身离开了原地。


        —TBC—

评论(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