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Newtmas】边缘友情(中)

※终于写到中篇了,有些过渡比较草率唉但是懒得想了,上篇点我

※ooc我的大大大大大大大大锅

※CP:Thomas/Newt斜线有意义

他们的友谊已经到了边缘,如一根绷紧的绳索,他们各执一端站在悬崖的两侧,而Thomas正在毫无顾虑的在另一端拉扯着它,不明白在绳子断裂的那一刻,便是他们共同坠落之时。


(四)

        “有什么事吗?Brenda。”

        “不是我,是Jorge有事找你。”Brenda迎上来,“你的脸怎么有点红,喝了很多?”

        “咳咳,没什么。”Thomas干咳了两声,转移话题道,“Jorge人呢?”

        “在研究室那边,”Brenda意有所指的看了眼他的手腕,提醒到,“你之前失血过多,现在伤又才刚刚好,少碰点酒。”

        “知道了,”Thomas冲她摆了摆手,“我会注意的,那我先过去了。”

        

        “嘿,Thomas。”Jorge就在研究室的门口站着,远远的见到他,便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扯进了研究室。

        说是研究室,其实也不过是一个简陋的平房,几个大功率的灯泡安在屋子的各个角落将屋子照的如同白昼。正中间的桌子上,其它的器械都收拾干净空出了位置,独留五只被橡皮塞密封的试管,插在试管架上,每只试管内都有着大约三分之一的透明液体,两位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正站在一旁。

        “看看这,第一批‘解药’,已经通过测试了。”Jorge兴奋道,“当然,不能算上打给Newt的那一支。”

        “速度真快,”Thomas有些惊讶,他拿起一只试管举在灯下看了看,清澈透明的液体轻晃着将光晕投在墙壁上。

        “是啊,”Jorge感慨道。

        “有了它们,我们再也不会畏惧‘闪焰’,不会再畏惧这个世界。”

        “我们重获希望。”



(五)

        Thomas从研究室出来后,便兴冲冲的往之前Newt所在的位置奔了过去,想将这个好消息与他分享,却意外的在那没看到Newt的身影。

        “奇怪,人跑哪去了?”Thomas有些疑惑的放慢脚步走过去,好笑的发现,先前那杯蔬菜汁被原封不动的放在了一旁的沙地上。

        “shit——”Thomas拿起那杯蔬菜汁,忍不住尝了一口,还真是难喝,Newt该不会偷偷跑去喝酒了吧?

        Thomas抬眼往人群中扫视着,没能看到Newt那本该引人注目的金发,只看到Gally一脸愤懑的从旁边走过,一把抓住他。

        “嘿,你有没有看到Newt去哪了?”

        “谁?”Gally回过头,看到Thomas之后一侧的眉毛立马抽筋式的高高弹起。“你刚刚跑哪去了?Minho喝醉了你就跑,你可真是好兄弟。你知道我折腾了多久才把他弄回房间吗?妈的,唱的是什么狗屎。”

         “辛苦了辛苦了,”Thomas躲过Gally唾沫横飞的大嘴,小心的拍了拍Gally的肩,赔笑道。“那不打扰你了,我找人。”

        “你找Newt?”Gally皱了皱眉,向远处抬了抬下巴,“他在那边,好像在跟别人讲话,你看着他点,跟他交谈的那个男人貌似怪怪的。”


        

        “他是谁?”Thomas走上去,盯着那人搭在Newt肩上的手,语气抑制不住的往尖锐上走。

        “Thomas?”Newt有些惊讶的回过头,愧疚和慌乱从他眼中一闪而过,不过很快他便放松下来,语气自然的为两人介绍道,“认识一下,Thomas,这是Bain,Bain,这是Thomas。”

        “Thomas!当然,避风港里没人不知道你。”Bain很热情,他有一头卷曲的红发和蓝眼睛,是个气派的长相,那只让Thomas耿耿于怀的手从Newt的肩膀上放下来转向了他,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讲话时略带卷舌,“我是说——救世主,当然,也很英俊。”

        “叫我Thomas就可以了。”Thomas伸出手与Bain握了一下,有些微妙的发现,这个人居然比他还高出一个头。他转向Newt,“我都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一个——额,热情的朋友。”

        “我们是刚认识的,”Newt看向Bain轻描淡写的说道,“他是个很有趣的人,也很幽默。”

        “非常感谢你的评价,”Bain等到Newt说完,立马回了一个热情的笑容,他又将手搭回了Newt的肩膀,甚至还在Thomas的注视下暧昧的轻捏了几下。“你也是,Newt,你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人。”

        “抱歉。”

        Thomas毫不客气的将Newt身上那只碍眼的手捋掉,将他扯到自己身边来。

        他眼神如刀刮向Bain,“我们现在有事需要谈谈。”





        Newt默不作声的被Thomas扯着来到了远离篝火的一处乱石旁,Thomas的手紧紧锢攥着他的手腕,生生的红了一圈。

        “你在做什么?那个Bain是怎么回事?”Thomas生气的松开Newt的胳膊,嘴里噼里啪啦个不停。

        “你知不知道他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你的?他甚至还捏你的肩膀……”

        “我当然知道他看我的眼神如何,要不然我干嘛去找他聊天。”

        “所以你明知道他对你有别的念头,你还……”

        “没错。”

        一句简单的回答噎得Thomas满腔话语都无法吐出,当即愣在那里。Newt冷漠的偏过头看着地下,绷紧又梳理的下颚线条让Thomas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话。

        [此处省略一段*,在评论里。]



(六)

        “你是不是……喜欢我?”

        Newt顿时脸色大变,血色“刷”的一下褪去,整张脸惨白如纸。

        “你喜欢我。”

        Newt软绵绵的拨开了Thomas的手,指尖控制不住的颤抖。

       “说实话,你的长相的确很对我的胃口。”Newt强作镇定的说道,“在你刚进入迷宫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所以是的,我喜欢过你,可是也很明显的是,你并不是我们这类人。”

        “我为什么不是,你就这么确定吗?”Thomas盯着他,“为什么那个Bain可以,我就不可以——他和你认识多久,我与你交心了多久。”

         “我正因为如此,跟你太熟了,Thomas。”Newt摇了摇头,心情已然平复了下来,“你是个与我相当合拍的好朋友,我珍惜你,而且你应该了解我,我不会对朋友下手。”

        可Thomas依然固执的看着他,满脸的不理解。

        “一定要我说的很明白吗?你不喜欢男人,Thomas——老天,想想Treasa!”Newt无奈的闭上眼睛,一副不耐烦的样子,Thomas从未看过他如此尖锐的姿态,他一直都是那个默默在背后的支持者,用坚定温柔的目光追随着自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像只被踩了尾巴炸了毛的野猫。

        Newt顿时惊觉自己一时口不择言说了些什么混账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到她的。”

        Thomas一声不吭。

       “我先走了。” Newt打算离开。

        “Treasa死了,我很难过。”Thomas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瓣,嗓子暗哑,“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都认定我和Treasa是那种关系,她与你们并没有不同,你们同等重要。”

        Newt定在了原地,一时之间分辨不清翻涌在喉间的情绪究竟是喜是悲。

        “对不起。”Newt叹了口气,转过身来,“Thomas你在我心中也很重要,正因为这段友谊太过珍贵,所以我并不想毁了它。”

        “今天的事以后就别再提了,”Newt低声恳求到,“我也,我也不会再去喜欢你,我是指从爱情意义上的,行吗?”

          “就这样揭过?”Thomas气道,“你为什么就不能问问我是怎么想的?”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当我看着你时,我究竟在想什么——”

        Newt有些绝望的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指抚上了Thomas的脸侧,Thomas眨了眨眼没躲。

        “你的目光看向我,我便想亲吻你的眼睛。”

        “你的呼吸拂过我,我便想亲吻你的鼻尖。”

        “你与我交谈,我便想狠狠地咬住你的嘴唇,将那些话语连带着唾液都吞噬进肚。”

        Newt舍弃脸皮将自己心中那些龌龊的意淫全部吐露出来,他以为这样就能使Thomas退却,可很显然,他错了。

        “那就做下去吧。”年轻的黑发男人抚上Newt的手,眸光闪亮,里面是一如既往的执拗与平静。“做你心里想做的。”

        他根本什么都不懂,Newt愤恨的想到,不明白自己一直以来战战兢兢维持这段关系的辛苦与绝望,他们的友谊已经到了边缘,如一根绷紧的绳索,他们各执一端站在悬崖的两侧,而Thomas正在毫无顾虑的在另一端拉扯着它,不明白在绳子断裂的那一刻,便是他们共同坠落之时。

        “如你所愿!”Newt破罐子破摔的甩下一句,瞪着眼睛张嘴吻了上去。

        Thomas微微张开嘴包容着来自Newt的进攻,他垂着眼与恼怒着的Newt对视,一动不动,Newt分不清楚他究竟是在隐忍还是其他,只好横冲直撞的在Thomas的唇齿间搅动着,企图挑起Thomas的反应。

        可Thomas依旧没有动作,既不推开他也不回应他。

        这根本不是一个吻。

        两人唇舌间的热度逐渐升温,Newt的心就越发冰冷,他感觉到鼻尖骤然发酸,一股热流便浸上眼眸。

        Newt立马与Thomas分开,强撑着不让泪水凝聚——他倒要看看Thomas为了他们之间的友谊,能忍让到什么地步。

        “既然要试,”Newt的眼角微红,他低声说道:“那么,操/我,Thomas。”

        “砰”的一声,Newt感觉自己的背都要裂开了。

   

        Thomas不知为何冷了脸,一手护着Newt的后脑勺,用力的将他抵上了一旁的石壁。

        “Holy shit!”Newt痛呼出声,“你干什么?”

        “你也是这么对他们说的吗?Bain,或者还有其他的人?”Thomas黑着脸,嗓音带着金属的震动,“操/我?”

        “没有……”

        “我忍不住了,我很失望,”Thomas向前倾身与Newt额头相抵,“对你,也对我自己。”Thomas亲吻过Newt微微湿润的眼睫,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以为我们经历过这一切——”

        Thomas将手落在Newt的肩上

        “逃出迷宫,逃出WCKD,共同并肩作战——”

        手顺着衣领缓缓下滑,停留在胸口处。Thomas感受到掌心下凹凸不平的痂体,一截衣袖滑落,卡在小臂处,露出了手腕上同样狰狞的疤痕。

        “甚至是死亡。”

        “我们本该坦诚相待,信任彼此——”Thomas猛地低头,一口咬上Newt的侧颈,逐渐用力。

        “嘶——Thomas!”

        Thomas抬起头,黑沉沉的瞳孔中辨别不出情绪,可Newt就是有些没来由的心里发怵。

        “那么,如你所愿。”

        Newt一个踉跄,被推进了礁石侧边的暗角处。

         “嘶拉——”

        衣服的碎片掉落在两人脚下。



       —TBC—

评论(1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