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佛系写手
热衷于半糖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杂食属性 超多墙头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Dylmas】社交记忆


※小指甲刀预警!

※非演员设定,私设ins有QQ空间里的,可以看到访客记录的功能。没有玩过ins,有描述硬伤请求指正🙋

※都是自己掰扯,OOC我的大大大大大大大大锅。




      < 一份从社交软件的记忆中窥探到的爱情。>



        [thomassangster_0在四分钟前访问了你的图片“今天的天气…”]

        [thomassangster_0在六分钟前访问了你的图片“纯净的蓝”]

        [thomassangster_0在十分钟前访问了你的图片“新买的架子…”]




        Dylan是在某个深夜突然发现自己的ins主页上的头像下方多了一行灰色的小字的——来访记录。

         大概又是什么时候悄悄更新的新功能,这样想着,他顺手便点了进去。

        他的粉丝并不多,也就百人左右,可屏幕上几乎占据大半的访客记录的id却让他无法置信。

        [thomassangster_0]

        那熟悉的极简风头像,是那个人从开通账号之后,持续了十年都未曾换过的。Thomas一直以来就不喜欢用社交软件,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会知道,如果不是这个新开通的来访记录功能,Dylan认为Thomas大概已经把ins卸载了。

        Dylan下意识屏住呼吸点进了thomassangster_0的主页,里面只有寥寥四张照片,一把放在墙角的贝斯,指缝间燃尽了一半的手卷烟,还有一辆眼熟的黑色机车,那大概是六年前Thomas最心爱的一辆。

         最后的动态停留在三年前,那是Dylan结婚的日子,图片上只放出了Dylan占据大半位置的黑色西装和小半张侧脸,还有垂在他肩上的小片雪白的头纱,配字为happiness。

        这的确是Thomas的主页,Dylan看到了底下自己的评论——Thanks,My friend.

        而这句回复,却是他们从婚礼之后的最后一次交集。

        Dylan只觉得喉间一阵干涩,他退出了Thomas的主页,重新查看那份不可思议的访客记录。

        他发现,几乎这三年以来他所发过的照片,Thomas都有看过,而能使一个基本对社交软件绝缘的人天天抱着手机刷ins,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可Dylan却无法细想下去,他害怕知道一个会令自己崩溃的真相。




        他们曾经是非常好的朋友,如果Dylan没有越线的话。

        可他爱上了自己的朋友。

        那简直是一场灾难,往日亲昵熟悉的举动变了味道,对方随意搭过来的手臂,靠近时的呼吸,走路时垂在身侧只需轻轻一抬就可以握住的手,每时每刻都在向Dylan散发着恋爱的信息。

        但Thomas的身边从来不缺少扮演着爱情角色的女人,他魅力四射,虽然并不花心,可每段恋爱都无法长久。

        Dylan守在自己应有的位置,他可以搂着Thomas的肩,却看着一个个不同的女生轻而易举的牵起Thomas垂在身侧的手,他也可以搂着Thomas的腰,却看着她们娇娇小小的什么都不用顾忌便可以将自己蜷入Thomas的怀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Thomas摊了摊手,对着Dylan倒苦水,“在每段恋爱中,那些女孩子总说我不够爱她们,可爱是什么呢?”

         *嫉妒是来自地狱的一块嘶嘶作响的灼煤,那爱便是砌垒其上助燃的干柴,Dylan忍受着这熊熊的妒火在心中炙烤的灼痛,颇为苦涩的看着Thomas明明满脸为情所困却仍带有一丝懵懂模样,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讲不出来。

        “我不知道,Thomas。”Dylan别过脸去,轻声说道,“我也不知道。”

        就在这次谈话的半年后,Dylan决定结婚。





        “怎么了,亲爱的?”金发女人睡眼朦胧的蹭进Dylan的怀中,“怎么还不睡?”

        Dylan半天才反应过来,在女人额上落下一吻,轻声道,“乖,马上就睡了。”

        没等Dylan讲完,女人便哼了两声又睡了过去。

        Dylan挣扎了半天,又忍不住点进曾经好友的主页,却发现个人简介那里更新了一句话。

        “我曾经问过你爱是什么,现在我懂得了,可它与我无关。”

        鼻尖骤然一酸,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是否清除所有访客记录?]

        [是]




        ——END——

      (  *嫉妒是来自地狱的一块嘶嘶作响的灼煤。——菲·贝利:《浮士德》)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