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主德哈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德哈】花吐症

(一个关于痴汉小哈和傲娇小龙的双向暗恋的小故事)

     “哈利,告诉你一个不太妙的消息…你可千万不要太激动。”

     “马尔福,他…患上了花吐症。”

————————

    斯莱特林的德拉科·马尔福患上了花吐症。

    这个消息简直如同旋风登录一般瞬间席卷了整个霍格沃兹,当然,也包括教师们。

    那是一个天气晴朗,普通而寻常的早晨,马尔福正如同往常一般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上优雅的进食。突然,一阵凶猛而迅疾的咳嗽声从他的身上传来,令得大厅里几乎三分之二的人都为之侧目,不可思议。

    马尔福向来是高贵优雅的典范,何时有过如此出格的,在公共场合大声的,歇斯底里的情况发生?!额…好吧,你说的没错,得将对上波特的时候那种情况除外。

    接下来,人们都清楚的看到,在那阵急切的咳嗽声之后,铂金王子的手中多出了一朵娇嫩的金黄色的…郁金香?而这朵花,如果没看错好像…是从马尔福的嘴里出来的?!

    梅林在上,马尔福患上了花吐症!

    他心里有人了!

    不少目睹了这一幕的或男或女的人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然而没过多久,她(他)们的注意力又转到了——究竟谁会是马尔福心中的那个人——检验的方式很简单不是吗?只要一个真爱之吻!

    人们死死的盯住斯莱特林的餐桌方向,妄图通过马尔福的表现或者他旁边人的举动来推测出一个惊天的秘密。

    然而,马尔福只是死死的盯住手心中的郁金香,脸色恐怖的好像要将那朵花再次给吞下去!

    潘西却是以一种相当荡漾的声音尖叫了起来,“哦,我真是不敢相信,德拉科!你居然…会为了我!而患上了花吐症!我的意思是…当然,我一直都在等着你!”

    然后便顺势扑在了马尔福身上,用她那红艳的唇——在马尔福推开她之前——给了马尔福一个热辣的吻。

    人们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接下来的后续。然而,马尔福只是用力的将嘴上沾染上的潘西的滑腻的唇膏给擦掉,没过一会儿,他又开始咳嗽了起来,将手拿开之时,人们毫不意外的看到马尔福手中又多了一朵金黄色的郁金香。

    不少人都舒了口气,幸好幸好,那个人不是潘西。这代表…她(他)们还是有机会的。

————————

    而因为睡懒觉而错过了那一幕的我们可怜的哈利…

    “你说什么?!那个潘西·帕金森她亲吻了德拉科!”哈利愤怒的咆哮道。“她怎么敢?!”

    “事实上确是如此。”赫敏颇为无奈的说道,“我以为你的注意力会更加集中于马尔福得了花吐症这件事情上。”

    “当然,当然…”哈利颓废的抓了抓他那一头乱糟糟的黑发,“马尔福有了他在意的喜爱的人,他甚至为了那个人患上了花吐症!他甚至不愿意说出那人是谁!”

    “我以为…至少在霍格沃兹,只有我对他而言会是特别的存在。”哈利感到一阵绝望,“毕竟他总是那么针对我,可现在,我明白了其实对他而言最特别的人从来不是我,他是真的讨厌我。”

    “别灰心,哈利。”似乎是不忍心见到好友如此的垂头丧气,赫敏只好决定刺激一下他,“让马尔福生病的人我们都不知道是谁,但我可听说已经有不少的人打算去碰碰运气了。”

    “碰什么运气?”

    “大概就是抱着说不定马尔福心中的人是我这样的想法,想要进行验证。”赫敏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调侃态度,“你也知道验证的方法是如何——想想潘西——我想这个时候马尔福的嘴已经被吻肿了吧?”

    哈利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想到那么多的铂金王子的追求者都想要吻上德拉科那张刻薄却甜蜜的嘴唇,他就觉得愤怒不已。

    “而且,你不想试试吗?说不定马尔福喜欢的人就是你哦?”赫敏语气轻快,但哈利承认,这个假设对他十分的有诱惑力,他已经忍不住幻想,吻上那张嘴的滋味了,如果,德拉科也喜欢他的话…

    梅林,哈利涨红了脸,这简直美好的令人心颤。

    “啊——刚刚好像听金妮说,马尔福已经被送到了医疗翼了。听说他病情恶化的特别快,这才第二天,整个人都消瘦了不少呢。”赫敏眨眨眼,“要是再找不出那个人,说不定马尔福可就快…”

    话还没讲完,哈利已经不见了身影。

    赫敏心情很好的拿出一本书翻阅了起来,过了好一会,一旁正在吃巧克力蛙的罗恩突然抬起头,“咦,刚刚哈利干嘛去了?”

   “……”

————————

    哈利披着隐形衣,看着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的马尔福,还有摆在一旁已经装满了郁金香花瓣的银盆,心中一阵酸涩。

    那么美丽的花朵,却是德拉科爱着另一个人的证据。

    庞弗雷夫人将马尔福安排在离医疗翼大门最远的角落里,只因为那些追求者实在太过疯狂,即使隔着这么远,哈利依旧能听到那吵吵嚷嚷的声音,随后便被被庞弗雷夫人给喝止住了。而在哈利刚刚挤进来时差点被踩掉了隐形衣。

    德拉科似乎真的瘦了,苍白精致的锁骨在宽大的病号服下若隐若现,铂金色的发丝柔软而细腻的垂在洁白的枕头上,像是洒落了一片阳光,他的眉骨完美,鼻梁直挺,还有…那看上去依旧红润的双唇。

    哈利突然想到了潘西,心情瞬间又阴郁了几分,内心压抑的渴望却在此时张牙舞爪的冒了出来。

    他马上就是属于别人的了…你可能唯一能够得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吻了…只需要靠近点,在近点…然后低下头,将自己的唇对准那片柔软…印上去…就可以得到了。

    来自德拉科的吻…

    哈利扯掉隐形衣,就在他即将吻上去时,马尔福突然睁开了双眼,那双灰蓝色的双眼满是冷漠,随即便被强烈的震惊占据了。

    哈利与马尔福对视的那一刻,脑子中仿佛响起了“铛”的一声,整个人被震的晕晕乎乎,身体却还是顺从本能的贴了上去。

    嘴唇上传来的湿润柔软的触觉,哈利却只能愣愣的看着马尔福,不知如何是好,这种尴尬万分的局面。

    下一刻,马尔福顺从的闭上了双眼,哈利突然感到一个湿热灵活的物体正不耐烦的伸进了他的嘴中,在他紧紧咬合着的牙关间游动。哈利下意识的张开了嘴,那个柔软的物体立马钻了进来,哈利突然意识到那是——德拉科的舌头。

    哈利感觉到头皮发麻,舌尖不由自主的缠住了马尔福的,凶猛而狂热的汲取着,来自对方的甜蜜,他的大脑已经开始飘飘然,全靠本能在掌控他的身体,他全身上下的感官似乎都来到了他与德拉科相连的地方,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德拉科唇瓣的火热,溢出来的唾液的冰凉,还有粗糙的舌苔相互舔舐过带来的颤栗。

    与德拉科那锋利淬毒的言语不同,他的唇舌是那么的柔软甜蜜。

    这一切都那么美好,直到马尔福突然一把推开了哈利,拿过一旁的银盆,又开始了一阵激烈的咳嗽,吐出了一大捧金灿灿的鲜花。

    还沉迷于刚才的甜蜜中的哈利见到德拉科的这一举动,突然觉得手足发凉,难以呼吸。

    那个人,不是他。

    庞弗雷夫人听到咳嗽声匆匆赶来,惊讶的看了一眼哈利,似乎在疑惑他为什么会在这里。随后便把注意力放在了马尔福身上,经过一系列的检测之后,庞弗雷夫人突然又一次讶异而暧昧的看了一眼哈利,“恭喜你,德拉科,你的花吐症已经完全好了。刚刚的那次吐花应该只是将胃里仅剩的花给全吐了出来。我想,你们现在应该会非常需要一会二人世界不是吗?”

    说罢,庞弗雷夫人便微笑的退了出去。

    德拉科侧过脸望着窗外,不发一言,但微微发红的耳廓却令哈利心跳难抑。

    “…德,德拉科?”

    “干嘛?破特!”

    “我喜欢你。”

    “哦。”

    “…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答应了,愚蠢的格兰芬多!”

    ——END——

————————————————————————
很早之前就想写一篇花吐症了,
算是了却了一个心愿,嘻嘻。
今天的事情特别多,所以迷情剂没来的及写,明天大概会更新。
本来只是想撸一个大概像小段子那么短之类的文,结果磨磨唧唧写了这么多。
希望你们喜欢哇(  ˃᷄˶˶̫˶˂᷅  )
看到了这么可爱的两只,你确定不想给我一颗小心心吗(๑'ᴗ')=͟͟͞͞➳❤

评论(13)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