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月饼

只填脑洞,不混圈 主德哈
得到小红心和小蓝手会高兴到飞起来
得到评论幸福感爆棚
破车放在web→钺钺与舟
想成为一位高产的人(住口

【德哈】科林的盒子


※今天份的短小君(x

※突如其来的脑洞,给拽拽的小坏蛋德拉科一个小小的教训hhh

※ooc我的大大大大大锅


“OH——shit!”

德拉科·马尔福感觉自己的肚子都快要被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给撞裂了。

“你是没有长眼睛吗?”马尔福揉了揉肚子,伸手推开了克拉布和高尔搀扶着他的手,恶狠狠的说到,“嗯?要是我出了什么问题,可有你受得,小子。”

瘦瘦小小的科林·克里维抬起头,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马尔福,褐色的眼里像是泡了一大壶苦咖啡,眨眨眼便会刷刷的流出来。

“对,对不起。马尔福先生。”

“我认得你,你是那个——整天黏糊在破特屁股后面的格兰芬多,”马尔福傲慢的轻笑一声,“算…”

“你这是在干什么?马尔福,又在欺负低年级的同学吗?”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马尔福瘪了瘪嘴,原本不打算追究的念头瞬间被后面这人打消了,他转过身极为浮夸的喊了一声。

“wow!让我们瞧瞧这是谁?”

“真令人不敢相信,这是Haarrrry Potter!”马尔福尖着嗓子嘲笑道,哈利发誓那绝对他有生以来见过最为刻薄的嘴脸。

克拉布和高尔相当给面子“哧哧”的笑了起来。

“又在顶着你那个愚蠢的疤到处宣扬你的正义精神吗?这次又帮助了谁?哦,一个陷入了邪恶的马尔福魔掌之下的可怜的小鼻涕虫是吗?”

“够了,马尔福!”哈利推开他,将科林扯了过来,“我们走,不用理他。”

“嘁,永远的——”马尔福阴沉的看着哈利拉着克里维快步走远的背影,揉了揉肚子,“圣人波特。我们走,魔药课快迟到了,别让我在逮到那个小子。”

刚往前走了两步,马尔福脚下就踢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嘶——这是什么?”

他弯下腰捡起那个扁平方正的木盒子,刚刚好一个手掌的大小。放在手里掂了掂,还蛮重的,上面还挂了把铜色的小锁,估计是刚刚那个克里维掉的。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刚刚离开的科林又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双眼不停的朝着地上扫视着,在看到马尔福手中的木盒子后眼睛一亮,又在看到拿着木盒子的马尔福时面色一白。

“这是你的?”马尔福挑了挑眉毛。

科林紧张的点了点头,手指捏住身侧的衣物绞成结。

“那么,它现在是我的了,作为赔偿。”

科林看上去急的快哭了。

“别,别打开它。求你,马尔福先生。”

“这已经不是你能决定的事了。”




疥疮魔药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只需静待熬煮五分钟便可以完成。

马尔福闲来无事将科林的盒子拿了出来。探究别人的秘密可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了。

马尔福将魔杖抵上了铜制的小锁,轻声的念出了咒语——

“阿拉霍洞开。”

“咔哒。”





“唰唰唰…”数不清有多少张照片,在锁拿下来的那一刻从盒子中蹦了出来,就像冬日的雪片一样在教室里散开了花。

马尔福瞬间懵住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斯内普教授随手从课桌上拿起一张照片,压着嗓子发出“嘶嘶”的气声,他的眼角耷拉下来而唇角却向上翻起,形成了一个扭曲的微笑,从来没有见过斯内普这样的表情,相比于平常就令人害怕的样子更加恐怖。纳威简直被吓懵了,他正要去取第三次重新制作的材料,而现在他只能呆在位置上一动都不敢动。

斯内普教授拖着袍子快步来到了马尔福面前,用两根指头紧紧的捏住照片放在马尔福眼前,“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在我的课上,查看你的——哦,救世主收藏品?”

那是一张哈利·波特刚洗完澡在格兰芬多公众休息室的背面照,头发还湿淋淋的打湿了背部的白衬衫,半透明的衣物勾勒出明显的肌肉线条和漂亮的肩胛骨。

“梅林…”马尔福低头四处望了望,发现那个该死的盒子里弹出来的所有照片全部是关于哈利·波特的单人照。

他反应过来,突然扭过头去,发现波特正拿着一张照片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就在他们对视上的那一刻,原本正窃窃私语讨论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

马尔福感觉头一阵发晕——

Fu*k!

那个克里维绝对是个变态,绝对的。



“我…我可以解释的,教授。”

“下课后来我办公室。Now,把你干的好事收拾干净。”




斯莱特林的德拉科·马尔福疯狂暗恋着哈利·波特的事瞬间传遍了整个学校。

科林·克里维也非常苦恼,他早就说过不要打开了。不知道马尔福先生愿不愿意把那个盒子还给他,这可是他多年辛苦的收藏啊…

唉。


——END——

评论(19)

热度(98)